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異地戀人們啊!

Share

文/張皓宸

Advertisement

(圖/Shutterstock)

聖誕節這天,我們的微信群爆炸了。磊哥在外灘邊上向抵用券小姐求婚,這六年由異國戀到異地戀有對手的獨角戲終於落幕,有情人終成家屬。

他倆可歌可泣的愛情,告訴所有異地戀,沒有對的方法,只有對的人。

說起來很可笑,抵用券小姐和磊哥是在夜市相識的。磊哥家裡有錢,但他不愛顯擺,為人低調,最多不可免俗地在愛泡妞的年紀瘋狂泡妞。上大學時聽說夜市上美女多,便跟幾個兄弟在夜市租了個黃金地段擺攤,賣山寨大嘴猴的包包襪子內褲,目標專門鎖定女生。

半個月下來美女沒泡到幾個,倒是莫名其妙賺了不少錢。有一天晚上臨近夜市斷電,其他攤位正陸續收攤,磊哥一行人也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吃消夜。這時抵用券小姐戴著墨鏡停在他們攤位前,拿起一個包包問價格。至於抵用券小姐為什麼大晚上戴墨鏡,不過因為她當時參加了某屆超女,在本地小有名氣,就少不更事地裝了個逼而已。磊哥平時不看電視,但一聽朋友說是明星,立刻機智地報了一個兩倍高的價格。抵用券小姐嫌貴,磊哥睥睨著眼,說,范冰冰來也是這個價格,不買拉倒。然後抵用券小姐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後來說起那晚的相遇,抵用券小姐鬆了口,其實對磊哥是一見鍾情,但那時有包袱,死要面子。本以為兩人不會再有交集,結果抵用券小姐某天在棄用的部落格裡看到磊哥五個月前的留言:下次買包給你便宜點啦。她立刻補回了一條:你是那個攤主?沒一會兒,磊哥回覆:我已經不是夜市攤主,是一個外國友人了。

不過五個月的時間,磊哥就考完雅思去了英國讀研。磊哥是哈利.波特狂熱愛好者,去英國的一大部分原因是為了混跡在各種取景地圓夢。外表成熟的大兒童,腦袋少根筋,羨慕那些算盤打得特別精的人,而自己連計算器都會按錯。雖然骨子裡還是藏著那股霸道勁兒,但也得看對象,不論趾高氣揚地流連多少美女,最後也在抵用券小姐身上栽了跟頭,兩人通過部落格小紙條來回傳情,開始一段漫長的異國戀。

抵用券小姐的名字源於她這些年跟磊哥之間的一個幼稚到家的互動。如果磊哥做了什麼感動她的事或者今兒天氣好心情佳就可以積分,積滿7分她就自己用PS軟體畫一張抵用券發給磊哥。不生氣抵用券,兩人吵架時只要磊哥祭出,她就不能生氣;親親抵用券,任何時候想親就親;馬殺雞抵用券,用於見面時為磊哥免費按摩;多一小時視訊抵用券,無論再睏,祭出此券,必須陪君死撐。

幼稚到讓外人看來想報警,但也給單身狗1000000000點暴擊。

抵用券小姐超女比完賽那段時間造作過一陣子,但幾個月後沒人氣了就現出原形,軟妹子一枚,實際是個糙漢,愛喝啤酒和運動,皮膚好到常年素顏見人,顏值湊合但雙商極高。特別愛笑,笑起來絕對坦然地露出整個牙床。旅行愛好者但沒錢,每到一個地方會把頭髮耷拉下來扮鬼臉做紀念。女生變女神有兩條路,要麼是美,你看baby,要麼是會做菜,你看老乾媽。你看抵用券小姐,不夠美也不會做菜,只會發神經,也難怪她紅不了。

剛在一起的時候,兩人每天靠手機黏糊,還好磊哥有錢,打國際長途不肉疼,常常一通電話下來手機燙得可以熨平眼角的細紋。熱戀期的聊天內容跟大多數異地戀情侶無異,無非是分為很多個系列,比如吃了什麼類,遇到什麼人類,做了什麼事類,以及觀點交鋒類,犯病的時候只發小S的表情都能對話好幾回合。摸不到人,每天就不停地講廢話,但也不覺得無趣,兩人之間的默契就像伏地魔和哈利.波特那樣,你那邊有風吹草動,我這邊就腦袋疼。

畢竟是差了八個小時穿越時空的戀愛,難免有短訊沒及時回,生活不對等的時候,若兩人開啟吵架模式,這時不生氣抵用券就能發揮最大的作用,讓抵用券小姐暫時存檔怒氣。幾次下來她幡然醒悟其實根本沒必要為這些小事生氣,慢慢地竟然讓不生氣抵用券失了效。

就像有一次是兩人在倫敦短暫相聚後,抵用券小姐隔天要走,可能是捨不得,又或是太憋屈,沒事找事跟磊哥大吵了一架,叫囂著今天就飛回去。結果磊哥半天沒聽到關門聲,出去一看,她在廚房做飯,磊哥問她怎麼不走呢。她惡狠狠地搓著番茄,嚷嚷著,給你做了飯馬上就走。

相愛容易因為五官,相處不易因為三觀。磊哥當時就覺得,好難得找到三觀相似五官相投的人,柴米油鹽聚合離分也能過成甜的,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要為了娶她而準備的。

異國第三年,在上海發展的抵用券小姐成了淘寶模特兒,財源滾滾,為了保持身材每天只吃一頓飯。磊哥突然帶來好消息是他終於說服了爸媽不用在英國工作,告別哈利.波特回家伺候夫人,可隨後的壞消息是,他爸把他發配到深圳做創業公司。腦回路承受不了這驚喜和失望,抵用券小姐不顧身材喝了快一打啤酒,發泄這三年的怨氣,在那月黑風高的夜晚站在馬路邊大喊英語,結果撞了車,在醫院吊了兩個月石膏。

那兩個月可謂是她最幸福的時光,每天跟磊哥抬頭不見低頭見,把醫院當戀愛溫床,天雷勾動地火,此處少兒不宜。抵用券小姐的運動精神得到超強發揮,倒是讓磊哥徹底筋疲力竭。這天醫院樓下的地磚被翻了起來,抵用券小姐躺在磊哥懷裡撩撥他,你猜樓下在幹嘛,猜對了讓你嗯嗯,磊哥閉著眼有氣無力地說,造……火……箭。抵用券小姐把枕頭一摔,媽的你是有多不想跟老娘那個。磊哥一聽就用身子把她整個人團了起來,抵用券小姐浪叫著,小心我的腿!

前路兇險,無論是笑著走完還是半路跌倒,抵用券小姐都不怕,磊哥在身邊,就特別舒服,像是秋褲扎到襪子裡的那種安心。

後來,磊哥去深圳之後像是變了個人,全情投入創業,兩人的聊天系列縮減成單一的工作內容類。抵用券小姐給他畫了各種看展覽抵用券,吃粵菜抵用券,看電影抵用券,都被他閒置。她一直是個獨立的姑娘,又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工作去深圳全職陪他,面對如此境地,要麼豁達一點,要麼火大一點,但她知道磊哥在事業上升期,吵架改變不了局面,唯有自己調適。

雖然異地戀給了彼此考驗,但也給足了彼此空間,有時候想多了會糾結對方到底合不合適,值不值得,但過了那個勁兒也發現無非是庸人自擾,她明白自己的最終目的地是磊哥這個人,而不是像普通情侶那樣磨日子。

他們感情真正出現危機是在異地的第五年,抵用券小姐突然意識到,自己需要絞盡腦汁搜腸刮肚地尋找話題,不然跟磊哥的聊天就會陷入空白,久了就覺得好累。但磊哥卻沒有這個神經,他的創業公司剛完成新一輪融資,在工作上找到成就感,背後還有個自己愛的女人,已經覺得足夠幸福。

這時有個常跟抵用券小姐合作的攝影師向她表明了心意,隔三差五開車帶她兜風,抵用券小姐不喜歡他,但也拒絕不了寂寞,終於在那個攝影師準備吻她的時候清醒,懸崖勒馬。但還是被磊哥知道了,直接飛到上海啞著嗓子罵她,抵用券小姐把心裡的鬱結喊出來,兩人吵到最後抱頭痛哭,磊哥把她抱得死死的,他說,丫頭,我寧願跟你吵架,也不會愛上別人。

這次分開後,磊哥送了她一箱禮物,裡面裝著十個標了數字的紙盒,承諾她每個月不定時只要他下指令,她就可以打開其中一個,拆到最後一個的時候,他就會來上海。

那十個月,抵用券小姐的人生裡最有正能量的兩個句子,一個是逛完淘寶後的「賣家已發貨」,另一個是磊哥發來的「你可以拆開×號了」。磊哥的禮物裡有簡單粗暴的名牌包,也有當初沒用的抵用券,承諾可以反作用於他。最特別的是一個行事曆,讓抵用券小姐把每天做的事都記錄在案,如若是一天的行程只有看劇喝啤酒,那下次拆禮物時間就會延後一個月。為此抵用券小姐學乖了,懂得自娛自樂,且每天過得特別充實,拍片時格外用心,空閒了就去健身學英語,陪磊哥一起進步。

其實異地情侶的危機都是因為各自的世界發生變化而讓生活圈沒有重疊,容易產生不同的三觀,我說的你理解不了,你給的也不是我真正需要的,所以差得太遠追不上,跑得太快也回不了頭,保持同樣步調才能看見同樣的世界。

時間回到聖誕節這天,磊哥讓抵用券小姐打開最後一個紙盒,裡面裝著一張卡片,上面寫著,你是我最終的目的地,嘟,我已經到站了。卡片下壓著的紅色盒子裡,裝著一枚戒指。

磊哥穿著一身紅綠色的麋鹿毛衣出現在抵用券小姐身邊,他真的用十個月時間把事業重心挪到上海,與深圳兩頭跑。他們在今年三月領了結婚證,兩人在紅底照片上笑得格外歡脫,本說年底出國舉辦婚禮,但好像因為磊哥工作上的安排暫時延後。

我從來沒有如此期待一場婚禮,單純的祝福對他們而言都太輕,只希望這對伴侶能有最美滿的大結局,這也是異地戀通關後獎勵給他們最好的禮物。

希望所有的異地戀人再勇敢一點,不會因為對方不在身邊而感覺孤單,好好生活,學會一個人過,你能變成更好的自己,他能做成他想做的事,為了日後能在一起生活而拚命努力,珍惜每一分每一秒來之不易的幸福。

送上永不分離抵用券一張,本券無截止日期,請放心使用,祝各位早日通關。

本文出自《謝謝自己夠勇敢》皇冠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皇冠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