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人都是靠著希望活下去的 沒有誰會不想要幸福

(圖/Shutterstock)

 

或許是因為時代和環境的關係,在這年頭願意結婚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了,然後十幾年後就漸漸變成了一個個不婚主義徹底的的中年人。

 

原因千奇百種,

可能是現代人懂得愛自己後,就不願意有任何委屈自己的一點可能性;也或許是見過或聽過身邊案例,甚至是自己的長輩們,婚後幸福的似乎寥寥可數。

 

你能夠說這其中包含了自私和恐懼,

但是人是靠著希望活下去的,

沒有誰會不想要幸福。

 

只是這個時代的幸福過於貴重,

很大部分的人都負擔不起。

 

 

在很年輕的時候,愛情之於我,簡直和天和地一般重要,

可是日子一天天過去了,從學校畢業,長成一個大人,擔起所謂的成人的責任,經歷從前從長輩或前輩口中說出的「辛苦」,這些都悄悄地改變了我腦中那片毫無汙染的純淨天堂。

 

愛情依然是重要的,它幾乎可說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所帶來的各種情緒和期待都是那麼的奇妙而無法言喻。

 

只是對於婚姻的看法,近年來我卻有了自己從未想過會這麼認為的想法。

 

關於這其中的意義,我將之解讀為:為了生孩子後可以幫小孩報戶口,所以才需要結婚。

 

也就是,婚姻之於我,變成是一件有目的性的事。

 

有天在西門紅樓和朋友們閒聊,講到這一話題時,

有幾個朋友跟我說:「婚姻是一種承諾呀!」他們說的那樣信誓旦旦。

 

我歪著頭無奈的笑了笑。

 

我當然知道,曾經我何嘗不也是這麼想的呢。只是總是會有一些過於理性以致負面的念頭冒出,像是:「有誰能真正遵守承諾的呢?從前你以為是真命天子的那些前任沒有遵守,怎麼現在就會覺得之後的伴侶能夠給你承諾呢?」

承諾是過於浪漫至不切實際的毒藥,我們都還擁著少女情懷時深信不已那種童話中的結局,可活在現實生活中的成人們不相信,至少我不相信。

 

也有可能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有許多想法確實被潛移默化的影響了,於是在做每件事情前便會開始思考其必要性及實質上的意義,所以婚姻之於我,成了一件有目的性的事,而如果那個目的並非我當前想要到達的,那我便不會考慮去做。也就是說,假設我還沒打算要生孩子,那麼結婚似乎不是那麼的迫切需要。

 

 

其實這些想法出現時,就連自己都驚訝不已。

我並不喜歡這樣沒有溫度的觀點,可又無法抑制這些想法的出現。

 

直到有天我看了《黑鏡–聖朱尼佩洛》其中有一段深深的打動我,其中凱莉在另一女主角約克夏批評自己丈夫時,激動的反駁著說:「49年,我和他在一起49年!你根本無從想象,你根本不懂,我們的羈絆、承諾、厭倦、渴望、歡樂以及愛情……該死的愛情,你根本不懂!」「我們犧牲的一切,我給予他的那些歲月,他給予我的那些歲月,你有經歷過這些嗎?」

 

那一刻我才感到自己內心的動搖,

原來是這樣,原來劇中的凱莉是這樣的真正的活過了一場。

 

她的婚姻或許不完美,但誰的能夠是呢?

 

在婚姻關係中肯定會有不順遂,會有意外會有痛苦,但也有歡笑和幸福,無論如何這些經歷有人能夠一起分享和承擔,似乎就已經比獨自度日還要精采許多。

 

沒有誰會不想要幸福。

 

如果可以,我們也想要有一個讓自己奮不顧身的人吧。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