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說好的,要笑著說再見。|城旭遠

 

(圖/Shutterstock)

 

那天臨時被朋友找吃飯,在那之前總認為他一切都很好,工作好,愛情好,生活一切都安好,以為一如往常過著簡單又充實的日子,原來沒有。

 

「難得找我出來,怎麼了?」

 

還沒脫口的話哽在喉嚨,

他雙眼已經替他說了好多話,

都說到都紅了眶沙了啞。

 

『如果你剩下一陣子的時間可以活,可能隨時看不見明天,那你會做什麼事情?』

 

「我會和我愛的人去很多地方,還會跟好朋友聚聚,可能會做完我想做有能力去完成的那些事情吧,你呢?」

 

這時他紅了的雙眼再也承載不住淚水的重量,一顆接著一顆的淚滴潸落在兩頰,他連話也說不清楚,就像他點的那杯冰紅茶,只顧著往下墜著水珠,什麼也不能做。

 

「好些了嗎?」

 

『嗯,好些了。我啊!某天只是按照慣例去醫院拿了些安眠藥,順道做了個身體健檢,在那之後好端端地被護士告知很有可能患有心肌梗塞,想起來也無奈,明明沒家族病史卻常常感覺胸悶、呼吸急促,突然就收到這個消息。』

 

「我懂這種感覺,那是一種很絕望也傷到底的感受,甚至會思考為什麼會是自己?但老實說,這就是給你一個休息的時候了,雖然有難過也有忐忑不安的心境,不過換個角度想,這也是給你個提醒。」

 

他很拼。

這樣的印象是大家對他的看法,總是喜歡把自己的生活塞滿工作,無論白天亦或者黑夜總會處理公事,喜歡嘗試不同層面的自己,也喜歡各種身份的自己;若力氣的指數共有10分的話,他會用9分的力氣去完成各種人生清單,因為他害怕見到失落的自己,害怕沒用的自己。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