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當男人說我不喜歡愛玩的女生…..

Share

Advertisement

(圖/Shutterstock)

有一陣子我固定會去看諮商,當時的男友、也就是現在的先生,有空就會陪我去,醫生有時會問我:「妳們有打算結婚嗎?」

我說沒有,當時的確也沒想到結婚,並不是覺得這個人有什麼不好,純粹就是覺得,結婚就像是把話說死了一樣可怕。沒錯,當時我的確覺得他是個不錯的人,不只是對我不錯,而是這個人的人格特質本身不差,可是事無萬全,誰知道眼下這個不錯的人,會不會哪天突然壞掉了呢?

結果醫生說,他覺得不會。

事隔多年,詳細對話我不大記得了,反正醫生大概是說,這個男人是那種很穩定的人,不浪漫、有時會讓人覺得不體貼,但那只是因為他是個神經比較大條的人的緣故,而這樣的人,只要沒被踩到底線,通常都是很穩定的。

我記得我很挑釁的問醫生:「你又沒跟他講過幾句話,你怎麼知道?」

他說:「我這麼多年看人的經驗,我對自己看人的能力還是很有自信的!」

嗯,到目前為止,醫生的判斷的確很準確。

*

人格特質實在是很奇妙的事。

當時我曾轉述醫生的話給他聽,他氣噗噗的說:「我哪有神經大條?」

他真的覺得自己非但不粗心,還是很細心的人,直到這兩年,我們養了一隻狗,這隻狗個性機車、膽小又敏感,訓練師經常提醒我們關注狗的細微情緒,然而這位男士面對胡鬧的小狗時,永遠只有三個判別標準:一、牠餓了;二、牠想玩;三、牠想睡覺。

有一次訓練師忍不住直接說:「嗯……這方面可能需要馬麻多努力,因為把拔是男生,男生對觀察情緒比較不擅長」,說實話他很努力,這不是我養的第一隻狗,但對從小就想養狗、卻一直不能養的他而言,狗狗每一個可愛的舉措都讓他發自內心開懷,從來不拍照的男人手機裡居然存了一堆狗的照片……因為這麼努力,還是搞不定狗,他其實很挫敗,有天突然改口承認:「好吧,跟妳比我是比較神經大條拉。」他說,然後重重強調:「但是在男人裡我還是算細心的!」

那後來我常常在想,人們對於「自知」到底有多困難。

以前有個男孩子在曖昧時對我說過:「我能想像妳八十歲的樣子。」

當時我覺得很浪漫,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就覺得這句話有一種比誓言輕盈、比承諾甜蜜的滋味,有次我跟我先生講,他一臉「那有什麼」的表情對我說:「我也可以想像妳八十歲的樣子阿!妳又不愛玩、也不愛出門,也沒什麼特殊喜好,喜歡的東西就那幾樣……」他完全沒發現我臉越來越臭,講的興高采烈,還重重補上一句:「所以我覺得妳很適合結婚啊!我不喜歡愛玩的女生!」

當下很想掐死他有沒有,覺得這簡直是污辱性的評語。雖然也沒說錯,我的確對「玩」沒什麼興趣,但把這事當成優點,就是有種被污辱的感覺。

人真的很難接受自己真實的樣子。

小時候常常幻想,長大了一定要當一個很「酷」的人,很特別、很有想法、很出眾,但長得越大,越發現自己的平凡。

以前想把自己活成一件藝術品,最好是在富士比拍賣上眾人競標的畫、至不濟也該是米蘭時裝週上最吸睛的包,但長大後才發現,其實自己不是藝術品、而是家用品。

當然家用品也是有分的。有媽媽樂那樣光聽名字就接地氣的洗衣機,也有找孫芸芸代言、連顏色都要時尚的韓系家電。但家用品就是家用品,首先要好用、其次才講求外型,以及最重要的是,即便找了Marc jacobs來設計外觀,洗衣機依舊是洗衣機,還是要洗衣服的。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