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些擰不開瓶蓋的女孩後來怎樣了?

文/張皓宸

 

(圖/Shutterstock)

 

每一個擰不開瓶蓋的女孩上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這一生才會被萬人寵幸,其他女生都敬而遠之,還能遇見無數力大無窮的男朋友,大喊著,放著那瓶蓋別動,我來。

 

這時就要特別介紹一下我這位朋友,江湖人稱深公子,性別女愛好男,別說擰瓶蓋,她能徒手開酒瓶蓋,以及獨立安裝馬桶蓋。

 

她也有一頭精心燙染過的棕紅頭髮,每天也會妝髮完畢見人,隨心情變換唇色,朋友圈也會隔三差五發自拍,嘟唇微張,攬收上百個按讚。性格好人又開朗,有股別的女孩沒有的勁兒,別人家的女生談戀愛都讓男人猜啊猜的,她兩手一揮,猜你妹啊,一根直腸子比誰都直接。

 

她有無數個讓女人看了會流淚,男人看了會沉默的優點,唯一有一個算是缺點的缺點。因為很小的時候重病一場,吃了激素,從此變成了個胖子,尋遍任何減肥良方無果,在這個專注於自己的時代,索性胖得高興。

 

好在她臉小,長得也漂亮,找好角度上鏡後也能唬住一大票男生,那會兒韓劇《想你》熱播,她自稱腫版尹恩惠,每天在公司歐巴卡機麻角色代入。她的辦公桌上全是各種來自世界各地的代餐餅乾、濃縮果汁、酵素,她其實胃口很小,只是喝口水都能變成脂肪,飽受二十多年來自身體對她的惡意。

 

她一直是個樂觀的胖子,沒因為身材而感到半點自卑,反倒是有種魔性的自信心,每天衣服不重樣,怎麼性感怎麼來,去海邊她最先穿著比基尼在沙灘上狂奔。她的字典裡沒有「陌生人」三個字,永遠自來熟,吃個飯喝個酒,都能與鄰桌的人打成一片。以韓國組合Super Junior裡的金希澈為最高信仰,比誰都篤信,未來一定會有一個這樣的歐巴駕著七彩祥雲或者寶馬賓士來娶她。

 

 

深公子有兩個事蹟讓我印象頗深,一個是有次她在高峰時段的地鐵上,被擠到一個小夥子面前,那人盯著她肚子打量了一眼,立刻起身讓座。一般的胖子絕對認為這是種侮辱,而深公子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撐著腰坐下,淡定地說了句,年輕人謝謝啊,然後舒服地在地鐵座上睡大覺。另一個是因為她畢竟體型出眾,每每出去玩都會成為我們拍黑照的主角,我還給她做了表情包,沒事就在公司群裡開玩笑。有次我見她在朋友圈發了個哭泣的表情,以為是傷到她,特意私聊跟她道歉,結果她發來一連串哈哈哈,說她哭是因為Super Junior出了新輯回歸。

 

她怪我太不瞭解她,說這麼多年,心早已變成最強的肌肉,不是她不想瘦,而是瘦不下去。改變不了的事,只能接受,模特兒有模特兒的活法,演員有演員的活法,胖子也有胖子的活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美好的一面,我不知道我最好的那一面在哪,我只知道現在這樣的自己挺快樂。

 

深公子是北京人,家裡條件不錯,坐擁豐台區兩套房產,父母也寵她,但她比同齡人獨立,工作經驗異常豐富,高中畢業給某飲料做夏日促銷,大三去了騰訊時尚頻道實習,做過H&M的銷售,最不可思議的是還在滑雪場做過服務員。

 

她前任就是在滑雪場認識的,前任滑雪的時候扭傷了腳踝,摔倒在半山坡上,想打電話求助不巧愛瘋因為室外溫度過低自動關機,最後還是眼尖的深公子及時幫了他。事後那前任竟然開啟猛烈追求攻勢,正中缺愛的深公子下懷,很快跟他確定了關係,可沒過幾天,前任露出渣男本色。直截了當地跟深公子說,跟她在一起不過是想湊合體驗一把重量級的。深公子意外平靜,帶著一抹溫婉可人的笑,對那渣男只說了一句話,任何事情都不要將就,尤其是愛情。

 

我們都以為深公子會趁著一個月黑風高夜把那渣男堵在牆角,讓其自行了斷,不見點血都不足以平民憤。結果她隻身打飛的去了香格里拉散心,每天跟一隻貓住在一起,其間還認識一個小和尚,那個小和尚最多十四五歲,但張口閉口都是成人哲學,深公子起初還本著一顆找人消遣心,後來乾脆跟他一起打坐冥想。

 

她跟小和尚講極品前任,講這些年受過的委屈,以及藏在心裡的苦,小和尚特別機靈,非讓深公子叫他師父才肯為她解惑。

她親愛的師父說,永遠不要為了讓別人同情你、認可你,而說你做過的事數你吃過的苦,那樣一點都不酷,只會讓別人覺得你大驚小怪,因為你不知道,世人皆苦。

 

告別了師父和客棧的貓,深公子如受佛法鍍身,自帶光芒回到北京,目測好像瘦了不少,只可惜那幾天霧霾重了點,吃得稍微多了點,很快把她打回原形,權當一切都沒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