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大人就不能鬧脾氣嗎?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一個朋友為了產後要不要住月子中心,和先生大吵了一架。

倒不是付不起,而是先生完全無法理解這種價格究竟是怎麼來的,產婦不能大魚大肉,月子餐再精緻也不能鮑參魚翅,裝潢得再清幽舒適,那價格都可以去峇里島住BVLGARI了,實事求是的理工腦先生,寧願太太狂買幾個名牌包,起碼還看得見錢花在哪,但住月子中心,他實在是理解無能,最後他說:「妳就告訴我一個妳非住月子中心不可的理由是什麼?」

太太說:「可以阻止親戚來囉囉嗦嗦、管東管西啊!我最不會應付這些人了!」

「就為了這個要花幾十萬!?」先生一臉不可置信:「就不要理他們就好了啊!妳又不是小女孩,妳都要當媽媽了,這種事情妳還不會處理嗎?」

一腳踩中地雷就是這種情況。當媽又怎麼了?當媽了我就不是我自己了嗎?女人至怕全世界都忘了妳的名字,從此變成「某某太太」「某某媽媽」,所以先生這麼說的時候,一定暴氣暴怒暴血管,暴躁如此,絕不是因為脾氣不好,更不是挑先生毛病,這時候最好甜甜地說:因為親愛的,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我其實能理解那種感受。

如果妳想要成為一個好的「照顧者」──不管妳照顧的是小孩、是病人、還是貓阿狗──那麼最重要的,除了體力之外,其實是切割,切割自己的情緒、自己的多愁善感、自己的悲傷春秋,因為這些人出問題是沒在看日子的,沒孩子時,妳可以因為上班被老闆罵,下班悶悶不樂不煮飯,有孩子時難道妳能把他餓死嗎?如果妳遇到一個好老闆,生病時他甚至會放妳兩天假,但我養了一隻狗,做胃鏡前一天緊張得要命,還不是得去溜狗?妳能對一隻狗說「媽咪明天要做胃鏡檢查,我現在好緊張、好害怕,妳可以安慰我嗎」?狗大概還會舔舔妳的臉,但身邊的人會笑妳丟臉。

當妳成為一個照顧者,就好像真正成為一個大人了,大人沒有那些無用的情緒,大人理性、謹慎、精明,大人就像一台機器,機器可以壞掉、可以故障,但機器沒有心情不好這回事。

能忍住心情不好,把該完成的責任一絲不苟地做完,才是一個合格的大人。

可是那很苦悶。

不只是生子,其實結婚也是一樣。

未婚女子擁有耍小脾氣的權利,當然這個權利能發揮到什麼程度,取決於妳的身材、長相、手段、運氣,耍過頭了叫公主病,但耍的恰到好處,就叫撒嬌。男人其實也喜歡,妳悲傷春秋、他耐心聆聽,最後在他體貼的安慰下,妳重展歡顏,他也得到了成就感。

但其實男人真的不懂那些敏感纖細的眉角。很會哄女生的男人,就像很熟練的婦科醫生,他知道怎麼處理妳的問題,但他永遠不可能感同身受。

結婚代表追求儀式的完成,男人很難再像婚前那麼有耐心了,這也不能怪他們,一件不懂的事,裝懂裝了那麼多年,他們也累了。

但差別是,他可以不懂,但不能不尊重。

我常把我的另一半對情緒的遲鈍當成笑話講,比如他對於我家的狗胡鬧時永遠都只有餓了、睏了幾種指標,好像人生只要吃飽喝足就不會心情不好似的,結果我的女生朋友們紛紛說自家男人也是如此,其中有個朋友,很好笑的跟我分享,她說她只要心情不好,她先生就會問她要吃什麼,在外頭吃完飯後,一到家就提醒她早點睡。

「根本是恨不得我快點關機重開,就會自動好起來耶!」她大翻白眼。

無能為力時就只能寄望奇蹟,某一方面我好同情男人在面對女人情緒時的手足無措,但女人最終要的,也就只是認同。就像是一起吃一頓飯,我真的不期望對方講出什麼懂我還是安慰我的話了,最好他閉嘴,因為他講出來的話只是氣死人而已,但他必須要知道我心情不好,而不是嗆我「有什麼好心情不好」。

我就是個女人,就是想太多、就是愛計較。

我就是老皮老肉滿臉皺紋了,卻還是玻璃心,就像你肚腩越來越大依舊好面子一樣。

你要是覺得我可笑,那麼,我有多可笑,正如同你有多可笑。

但相反的,你覺得我有多值得體諒,就如同你該得到多少體諒。

彼此彼此。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