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笑有淚,才覺得自己徹底愛過一個人

 

(圖/Shutterstock)

 

大約是兩天前的晚上,我像以往一般躺在床上滑手機,其實是有很多事要忙的,但身體發懶,頭腦也是。

 

社群媒體上的各種腥羶新聞、爆料,以及許多虛偽的美好生活假象,還有對於社會的批判等等,我都麻木不仁的瀏覽著,久了,就也忘了自己到底需度了多少時間。

 

究竟有多少回憶和過往讓人難以忘懷及割捨,才導致手機頻頻跳出通知記憶體已滿,再也容不下任何一張照片,卻仍捨不得刪。

 

點開相簿,紀錄的有那些生活中的各種獵奇、朋友間的惡作劇、華麗的餐廳和食物、工作上的報表截圖、出國遊玩的許多風景,還有爺爺奶奶在醫院的照片。

 

其中一張照片,是奶奶病懨懨地坐在病床上,爺爺穿著一貫的襯衫西裝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上拿著一碗紅豆湯。

 

2015年奶奶生了場大病,當時全家人輪流在每個夜裡看守著她,因為病的太重,那段日子我們總是害怕隨時都有可能失去她。在每每醫生到病房說明病情時,我都必須忍住淚水,直到再也無法承受之時,再逕自走到走廊間,任由悲傷從眼底一股腦的衝出眼眶。

 

一天爺爺帶了一碗紅豆湯來看奶奶,就算他們在家偶有吵嘴,但他知道她的喜好。那是一份35元的甜點,卻滿載著彼此共度超過60年的牽絆和人生。

 

之後,在全家的悉心照料下,

奶奶逐漸康復,雖仍須周周回醫院檢查,但她終於能回到他們兩個人的家了。

 

另一張照片,是爺爺一臉不情願地坐在病床上,奶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望向他,手上拿著一台老式的隨身聽,她怕他無聊,說要轉他最喜歡聽的日本歌電台給他,她也知道他的喜好。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