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用力的恨過那個離開你的人 我們才終於能夠自由

圖/Shutterstock

 

 

不曉得其他地方如何,但近日台北的連日大雨,整座城市雖冷卻了,空氣卻仍濕黏黏的,就像你我的青春,純淨的質地中總難免夾帶著一些灰一些塵,即便如此,在樹葉上、屋簷上、柏油路上,歡快的舞依然不曾停歇。

 

總有人說:「日子是好事壞總得過下去,那倒不如開心的活吧!」

 

我想回憶也是一樣的,每個人都能夠在心中選擇一個特定的位置來安放那些好與壞的片段及感受。

 

轉眼間,和他戀情的開始與結束也模糊成了一團難以辨識的畫面,說不出精確的日期,想不起是哪一瞬間決定了彼此的相愛和相恨。

 

時常在生活中的各種情境下,我和他逝去的身影會一瞬浮現,又一瞬消失。

那不到一秒鐘的回憶依然能夠保有足夠的力道令我唏噓。

 

長大之後才了解到,為什麼從前的大人都會說年輕真好啊,真想回到過去啊。

 

成長的初期那些挫折和錯誤,都更加容易被原諒和修正,成年後的每一個決定都跟未來有關,倘有差錯便有可能被納進人生的遺憾清單中。

 

那時我跟他呀,穿著學校制服,不知天高地厚的相愛著,雖然不懂成人的複雜戀情,但是那樣的依偎就足以讓彼此感到幸福無比。還記得他終於告白時,看著我的眼中帶著光,淺淺的淚水讓眼神更加真摯溫熱了。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