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用力的恨過那個離開你的人 我們才終於能夠自由

Share

圖/Shutterstock

不曉得其他地方如何,但近日台北的連日大雨,整座城市雖冷卻了,空氣卻仍濕黏黏的,就像你我的青春,純淨的質地中總難免夾帶著一些灰一些塵,即便如此,在樹葉上、屋簷上、柏油路上,歡快的舞依然不曾停歇。

總有人說:「日子是好事壞總得過下去,那倒不如開心的活吧!」

我想回憶也是一樣的,每個人都能夠在心中選擇一個特定的位置來安放那些好與壞的片段及感受。

轉眼間,和他戀情的開始與結束也模糊成了一團難以辨識的畫面,說不出精確的日期,想不起是哪一瞬間決定了彼此的相愛和相恨。

時常在生活中的各種情境下,我和他逝去的身影會一瞬浮現,又一瞬消失。

那不到一秒鐘的回憶依然能夠保有足夠的力道令我唏噓。

長大之後才了解到,為什麼從前的大人都會說年輕真好啊,真想回到過去啊。

成長的初期那些挫折和錯誤,都更加容易被原諒和修正,成年後的每一個決定都跟未來有關,倘有差錯便有可能被納進人生的遺憾清單中。

那時我跟他呀,穿著學校制服,不知天高地厚的相愛著,雖然不懂成人的複雜戀情,但是那樣的依偎就足以讓彼此感到幸福無比。還記得他終於告白時,看著我的眼中帶著光,淺淺的淚水讓眼神更加真摯溫熱了。

後來,沒有人想到,隨著時光的推移,這段關係中,我愛他的程度更超乎自己想像。

所以,分開時的埋怨與不甘也就更加劇烈,我恨他許了一個未來又將我屏除在外,我恨他說了愛我之後又說不愛了,我恨他在花漾青春上留下傷疤,我恨他分手後說想我卻又不願意愛我。

年少的愛情要轟轟烈烈是這麼的容易,彼此都因為沒有顧忌,沒有牽絆,所以敢愛的濃烈,也敢傷的狠烈。

那是一段如果以成人眼光看來,極度幸福又極致悲哀的愛情。

在捷運車廂內,一個轉頭晃眼,烏黑柔順的短髮,白皙的深邃的五官,一樣身著的學生制服,我知道那不是他,但我又多想要是他。

我將好的那段記憶放在一個能夠隨時輕易被帶出來的地方,在各個時候,都能拿出來淺嘗,淺嘗那段感情中的酸和甜。

至於壞的那段記憶,對我而言已經昇華成一段再也不會感到悲傷的經歷,僅是一個過程,一堂人生中的課程。

因為我確實恨過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