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送給愛上已婚男的女子的勸世文


(圖/Shutterstock)

 

阿翔跟同事謝忻外遇鬧的沸沸揚揚,雖然不認識他們,但大家都在職場工作,一定也都曾經遇過幾個合作起來很有默契、長相談吐又是自己的菜的異性,如果大家都是單身,也許有機會發展辦公室戀情,可是萬一偏偏對方已經有對象,怎麼辦?是搶過來嗎還是勉強自己為了道德吞忍,但好不容易碰到真愛又怎辦?

 

這讓我想到少年時的往事。

 

以前在職場上曾經碰到一個長得很像年輕貓王的混血兒同事。不僅高大、皮膚白、帥,而且可能是因為在國外生活的關係非常紳士,用風度翩翩形容真的不誇張。他是那種進電梯會先幫女生按住電梯門、走路擦肩會禮讓女仕先行的男性,平常拉門、拉椅子搬重物這些事情他都會非常自然而然的先去做,這樣子的男生當然是非常有女人緣,可以說從高階女主管到掃地阿姨都很仰慕他,從早到晚都有免費的愛心早午晚餐跟下午茶,根本就王子好嗎。

 

他的工作能力也非常強,加上語言能力的優勢,完全是企業的明日之星,當時我因為職務關係,被分配到和他在同一個小組工作,當時太多女性不是想殺我就是想跟我換工作。

 

我跟王子因為彼此業務緊密配合,共同度過許多困難的大小戰役,建立了革命情感,他對我除了照顧之外,更多了一份對其他女同事不會有的關懷,也會跟我分享一些私生活的想法與價值、感情觀。我也慢慢心態走鐘,本來是不分性別的戰友,後來發現自己開始不自覺在辦公室留意他的聲音,當看到別的女生找他打情罵俏的時候頗不爽。

 

每天中午他都會和女朋友聊一下,每次看他們聊天我都覺得心塞,被朋友戳破時還認為不可能,後來跟他說話的時候會不自覺的心跳加快,才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他,但我從來不敢透露一個字,即使朋友說男未婚女未嫁乾脆把他搶過來好了,畢竟好男人真的不多,可是我從沒想過真的這麼做,不是我道德有多高尚,而是被一番話警醒。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