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世界欠我一個你,是世界欠的,不是你

文/蕊希

 


(圖/Shutterstock)

 

當我想起你的時候,還是會覺得生活有點艱難。

 

我和他,我們沒有故事了。

上一本書裡的梧桐先生,你們還記得嗎?那個我喜歡了好幾年的人,那個對我很好的人,那個我以為我們終於要在一起了的人。

 

後來,我們沒有在一起。

他還是沒能成為陪我走更遠的路的人。他只是我遙遠的夢想和我等不來的人。他仍然在我觸及不到的地方過著他的理想人生。而我的人生裡,終於,不再有這個人。

薛之謙的演唱會我們沒有去看,已經買好的票我沒有退。演唱會的那天,他在北京,我去了別的城市。從那天開始,我再也沒聽過薛之謙的歌。聽了,就會想起他。所以我選擇,不再想起。

 

那兩篇文章,他看了。看完之後,我們微信聯繫了,說要一起吃個飯。可是後來,飯又吃了很多頓,但都不是和他一起了。我們很少說話了,甚至連朋友圈的點讚問候都沒有了。我們不再開玩笑了,我們好像也不是朋友了 。

他去了杭州工作,我還是在北京。聽說他偶爾回來過,但卻再也沒有約過我。我呢,去過幾次杭州,但還是忍住沒告訴他。我在杭州買了套房子,真希望有一天他能來家裡坐坐啊。

 

喜歡他嗎?不喜歡了吧。還想他嗎?偶爾吧。

 

我們已經很久沒說過話了,我也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沒見過他了。手機換了新的,聊天紀錄都被我清空了。我再也沒有翻過我們的合照了,我怕看了就會忍不住想念他。

我還是清晰地記得他的樣子,只是不知道他現在是胖了還是瘦了。

眼前偶爾還是會浮現出我們以前在一起時開心的場景,只是我明白,那快樂,以後再難有了。

 

人生就是這樣啊,沒那麼多的兩情相悅,也沒那麼多的久別重逢。

多的是,愛而不得和再也無法從頭來過。

特別巧,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看了眼日曆,剛好是你生日的這天。

想跟你說句「生日快樂」,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吧。以前想著,真希望有一天能把我自己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你。但現在看來,不可能了。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坐在峇里島的海灘上。我抬起頭朝遠處望去,世界好安靜啊。耳邊除了海浪的聲音,就只有我想念你的聲音了。

嗯,我有點想你了。沒有很多,一點而已。

 

我不知道大海、藍天和這裡的樹葉有沒有聽到我對你的想念,那你呢?感覺到了嗎?

以前我們都會和彼此分享近況,可是現在,我都不知道你過得怎麼樣。我也有好多工作和生活中的事情想要和你分享,但都覺得不太好開口跟你說話了。

你怎麼樣了,現在的人生是你想要的嗎?你快樂嗎,杭州待得還習慣嗎?有女朋友了嗎,爸媽還催你結婚生孩子嗎?你為什麼不理我了,我們以前不是好好的嗎?接著做回朋友吧,好嗎?

 

我知道我等不來你的回答,但能這樣問問你,和你說說心裡話,也是好的。我現在身邊有人陪伴,也不會覺得孤單。可當我想起你的時候,我還是會覺得生活有點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