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用「交友」逆轉人生!

圖/Shutterstock

 

 

如何交友是門學問,而在台灣真的有人把交友當成一門「學問」在研究。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吳齊殷研究員,高中時因為好朋友而開了眼界、改寫人生,這樣的經驗讓他畢生努力研究:能否透過社會學的「友誼網絡」結構,也幫助逆轉家庭弱勢青少年的命運!
 

每個人的出身就像《遊戲王》漫畫中的怪獸卡,有些人含著金湯匙、天生攻擊守備力皆高,在遊戲世界中成為勝利組。但有些人一出生是弱勢小怪,攻擊守備力皆低,需要各種魔法卡加持來扭轉局勢。而「朋友」就是一種不可或缺的魔法卡,幫忙打出漂亮的人生戰鬥。


雖然人生不像《遊戲王》有既定的遊戲規則,但能否從社會學的「友誼網絡」中找出可以普及化的互動模式,幫助家庭弱勢青少年發展更好的前途,是中研院社會所吳齊殷長期投入友誼網絡研究的原始目標。


人生中哪位朋友令你難忘?


從小我家經濟狀況不好,家裡的聊天語彙從來沒出現「出國讀研究所」這件事。但最後我還是到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讀了社會學碩士和博士,刺激來自於高中同學的家庭。那位同學出身公務員家庭、有兩個姊姊,去他家玩的時候聊天內容是大學畢業後要做什麼、出國讀書的規畫,我才驚覺原來未來可以有這些選項。


如果我沒有到同學家開眼界,不知道如何增強自己的外語能力、做哪些出國準備,可能高中或大學畢業後家人叫我去工作,我就會直接去工作了。


讀「社會學」好找工作嗎?


我高中讀自然組,會就讀台大社會系完全是因為「分數」的關係,一開始完全不知道社會學在幹什麼。(爽朗地哈哈笑)大學讀了四年,畢業後還是不知道社會系可以做什麼(又爽朗地哈哈笑)。


我們 1984 年畢業, 1985 年當兵退伍出來,全班男生沒有一個人就業,因為拿著社會學的學歷去應徵,公司說你沒有專長,不像會計或統計專長還有一個對應的職業。那時剛好又遇到 1985 年台灣經濟最蕭條的時候,萬念俱灰。


窮途末路之下,想起去高中同學家玩的經驗,決定考英文、準備出國讀研究所。在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讀社會學碩博士時,我遇到的教授是「搞方法」的,教了一些分析資料方法,我的社會學是在美國重新學習的。這些分析資料的方法,讓我後來可以用大量資料來研究青少年「友誼網絡」,回台後侯崇文(前嘉義市副市長)找我去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教多變量統計分析方法、社會網絡,因為台灣沒有太多老師在教,結果就一直持續到現在。



 

「社會學」對社會有什麼用?

研之有物

研之有物,取音自「言之有物」,出處為《周易·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編輯群走訪中研院各處,親身採訪研究團隊,再寫成科普報導。帶您直擊研究前線,探究科學和生活的關係。一起永保好奇心,探索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