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女生如何撩一個男人?

圖/Shutterstock 文/琢磨先生 

 

 

很多女生問我如何撩一個男生,我就覺得很奇怪,俗話不是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嗎?或許,時代真的變了啊。那既然問的人多了,我就說說我的理解吧。

 

從進化論的角度來說,男人就是要撲倒,這樣就可以快速完成繁殖的需要。女人進化重要的是需要安全感,因為在進化的上千年過程中,女人總是處於劣勢,需要男人去捕獲獵物來供自己生存,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的後代得以存活。其實不僅是女人,連女鳥———好像很少有這麼稱呼一隻鳥的———都如此。

 

《進化心理學》這本書中說:非洲有一種織巢鳥,當雌性織巢鳥靠近的時候,雄鳥就會倒掛在樹枝上,用力撲騰翅膀以展示自己新建的鳥巢非常牢固。

 

此時,如果雌鳥被打動,就會飛入雄鳥的鳥巢,或推或戳,檢查建築材料是否牢固。整個過程大約會持續十分鐘,而雄鳥則在一旁唱歌助興。

 

在這個過程中,如果雌鳥發現建築品質不符合要求,就會立刻離去,繼續尋找其他雄鳥的鳥巢。通常,如果鳥巢被不同的雌鳥連續拒絕幾次,雄鳥就會將它推倒重建。雌鳥傾向於選擇那些善於築巢的雄鳥,主要是想為後代的生存提供更好的保護。這種偏好在動物進化的過程中得到固化,最終演變為雌性對雄性生存資源和能力的考核。

 

人雖然進化得高級了點,但本質並沒有改變。所以在現實中經常看到的情況就是,男人希望立刻上床了事,女人則希望百般觀察,以確定這男人是否能夠為自己提供足夠的保護。這被女人們翻譯成比較文藝的話,也就是愛了。

 

由此可見:男人追求女人要麻煩一些,因為對手是冷靜的;女人追求男人會輕鬆一些,因為對手是用下半身思考的。

 

可悲的是,時代變了,現在女人也可以自立生存了,很多女人都進化成女漢子了,男人的繁殖壓力也沒那麼重要了,於是女人喜歡女人,男人喜歡男人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也就有了很多女人的困擾,怎麼撩個男人就那麼難呢?

 

但光明正大地提出這個問題,有些女權主義的人受不了,覺得女人就該等著被撩,主動去撩男人,還有什麼節操可言?不過,轉念一想,主動撩男人,才體現出女權不是?

 

要撩男人,首先要搞清楚男人的心理。男人在愛情裡比較在乎兩樣東西:一是性資源的品質,二是資源的獨占性。來,劃個重點。

 

性資源的品質可以透過穿衣打扮、健身來實現。能否被獨占,就是忠誠度了。我們往往觀察到這樣一個現象:男人要是出軌了,很容易獲得女人的諒解。女人對男人出軌這事義憤填膺,但往往自己的另一半出軌了,卻有很大的機率會原諒對方。而一個女人出軌了,男人卻往往表現出恩斷義絕的做法,由此引發的離婚率就會很高。

 

在這件事情的容忍度上,男人和女人表現出很大的差異。

 

所以,要讓男人覺得這女人被自己獨占,就要表現出對他的欣賞,並在眾人面前給予對方足夠的尊重。

 

男人這種動物是很犯賤的,說的我好像不是一樣。在追求對方的時候,往往表現出極大的好奇心;但追求到手後,往往就會失去興趣。原因是我們前面講過的進化的觀點,因為男人就是想透過多交配,來保證自己的基因有最多樣化的遺傳,而女人則不然。

 

所以,要撩男人,首先要拉長從認識到上床的時間,這段時間是兩個人很重要的磨合過程,如果上來就直奔啪啪啪了,反而沒有了來回磨合的耐心。

 

其次,不要讓一個男人一次性迅速瞭解自己,留點兒神祕感,一點一點讓對方發現自己的閃光點。這樣就相當於給男人設置了一個又一個的誘惑點,讓他對你充滿了興趣。一個人最吸引別人的地方,就是別人以為你這樣,卻發現你遠遠不只這樣。

 

最後,給予他安全感,可以跟他一起去參加朋友聚會,中間可以跟他表現得很親密。男人往往很在意炫耀自己的獵物,那就給他足夠的面子好了。

 

其實,撩一個男人,只要自己不是長得太不堪,理論上都不會太難。就算長得很不堪,也總會有人喜歡。這個世界的審美是說不太清楚的,我一個哥兒們喜歡鎖骨突出的女人,另一個哥兒們喜歡紋身的女人……從這個角度來說,世界上沒有醜的人,只是沒有遇到能夠審得了你這款美的人。

 

關鍵是撩到了以後,怎麼持久的問題。我記得作家劉瑜講過一個觀點:任何一個穩定的愛情,都是一個人做園丁,一個人欣賞風景。而在做園丁方面,男人往往都是比較弱的。所以,女人應該看明白,如何經營是個大智慧。

 

這個智慧的前提是不要為了一個男人放棄自己的工作,不管這份工作多麼不值得一提。因為完全圍繞著男人,男人心裡當然開心,因為多了個保姆嘛。但時間久了,就對你沒有興趣了,因為你的視野完全受限了,也就讓對方沒有好奇心了。

 

遇到關鍵問題,要做男人的思想工作。我始終覺得女人進化得比男人要高級一些。我們家裡有任何矛盾,我太太都是把我拉進書房說:來,我們聊聊。然後,兩個人掏心窩子說說彼此的看法,往往都能達成共識。

 

如果已經上床,就拉短從上床到婚姻的時間,因為婚姻就意味著財產共用。這會讓男人放棄的成本增加,也會讓一個女人的權利得到保障。

今天聊這些,我覺得身為一個男人,我是吃裡扒外了。

 

 

本文出自《走著走著,終究有天你會懂》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