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情人變心的徵兆:這件事比不遵守承諾更嚴重

文/知寒 圖/Shutterstock

 

 

 

「這些重要嗎?」這句話好像是我開始意識到你已經不那麼愛我的起點。

 

並不是話的本身特別傷人,只是對我們來說,或可能只是對我來說,這句話特別、特別重要,像是在電影或小說裡偶爾可見的催眠橋段,總有一個字詞或一段話會作為一種言語的暗示。

 

具體是因為什麼其實我有點忘了,但我記得的是你用了比平常大多的音量問我這個問題,情緒是不耐煩。而我像是嚇傻了那樣,呆站在那邊。原本牽著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放開,不曉得這時應該做出什麼表情的我,還試著扯出一點笑意,一旁的路人都還看著呢。

 

最重視面子的你,居然也會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這樣表現。原來並肩而走的親近,此時有了刻意的距離。其實只是四、五步就能重新碰到的你啊,一剎那成了小時候測量視力的驗光儀裡,永遠遙遠的那座小屋,在視線可及之處,卻是一輩子也到不了的遠方。

 

第一次感覺到手有明顯的失溫,在無關天氣的狀況底下,或許是心理作用。眼睛對焦到自己那隻想要和你撒嬌或是想輕輕抓住你的衣角的手,好像突然就變得很蒼白。

 

那時候腦海裡的畫面是你曾經蹲在我的座位旁邊,安慰我:「那個誰誰誰也不是故意大聲要凶妳的,不用怕啦,現在我在這裡啊。」然後手輕輕拍著我的背,像安撫孩子睡覺那樣輕柔。身上披著的外套是你的,有熟悉的味道,叫人安心。

 

我還是哭著,但斷斷續續地說出了一些話,我問你那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大聲跟我說話?就算是我們吵架,也不能大聲凶對方。我側過臉,視線剛好對焦到你蹲下時的眼睛。

 

你沒有一點猶豫地就答應了我,你說以後不管怎樣都不會大聲凶我,你說你怎麼可能會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