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以為已經原諒的,其實從來都無法真正釋懷

圖/Shutterstock

 

 

有些事情即便過了很久,

你已認為自己沒放在心上,或是已經釋懷,

但是在某些時候,還是會被提醒,

原來有些陰影一直都會在。

 

外頭的午後雷陣雨下得又兇又急,

嘩啦啦的雨聲就像是一場大型的鼓樂表演,

她皺著眉頭從夢中掙脫,並且感到一種噁心感從腹部開始上延到喉頭。

 

那是她的其中一位前任,

讓她對愛情徹底失望的那任,

身邊的朋友們都聽過他的事蹟,聽過他的荒唐,聽過他的懦弱。

 

只是,她還是愛了他很久。

 

在夢裡,這個好久不見的面孔再度出現,

他的肩膀靠在妳身旁,即便已經分手好久了,

但是妳對他依舊有某種難以言喻的悸動。

 

他說:「妳的好姊妹常常會刻意來找我」他幾乎用一種很困擾的口氣在抱怨著。

 

在那個當下,

妳瞪大眼睛望向對面那跟你說永遠都是好朋友的姊妹,向妳溫柔的揮手笑著,若無其事的。

 

心再度碎成難以挽回的模樣,

妳知道妳們之間的友誼就從這一刻開始迅速腐壞。

 

縱使她並不知道妳發現了,

但她又怎麼能不知道她自己做了什麼。

 

種種情緒再度排山倒海的向妳迎面撲來,

妳對於一切都感到絕望及噁心。

 

皺著眉頭從夢中掙脫後,妳突然感覺很沮喪,雖然和那一任結束也好幾年了,怎麼還會有這樣的離奇夢境,況且那夢裡的都沒發生過。

 

而其實,妳知道自己怎麼了。

 

在那更之前,

的確有這麼一段事上演在妳的青春裡,

 

妳被狠狠傷害過,

一個從來都沒有真正放下過的前任,

一個是從小到大最要好的好朋友,

 

在妳被那場轟轟烈烈的分手折磨到不成人形後,

他們卻開始了一段屬於他們兩個的愛情故事。

 

那個前任,或許已經沒有義務再告知妳什麼,

但那位好朋友,卻也一句話都沒說的就這麼在妳和他之間遊走。

 

有時妳會想,如果他們能夠隱藏的夠完好,讓自己自始至終都是一個傻子,或許大家都還能好好的。

 

後來,

妳向那位好朋友說了原諒,

妳也以為自己已經原諒了。

 

只是難以發現的是,

自己對於朋友間的信任感,就此有了殘缺,就此無法完整。

 

妳不再自己的另一半與朋友們太過熟絡,

妳發現自己的善良有可能成為「沒有警覺心」,

妳比從前還要敏感多疑,妳討厭這樣的自己,卻又無法自己。

 

有些事情即便過了很久,

但陰影卻會一直如影隨形。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