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熱戀過後,我們的存在就僅是理所當然

圖/Shutterstock

 

 

那些理所當然的存在,都不存在的時候,

我們才會覺醒,才會羞愧。

 

又是一個宿醉的星期日中午,

他睡眼惺忪帶著輕微的頭痛起身,

但仍無法阻止回味著前一晚的派對有多少好玩的事發生,

總是醉倒的人還是醉倒了,平時矜持在一旁的那幾個,也在酒精的催促下玩得不亦樂乎。

 

每隔幾個星期,這樣的派對就像是一場紓壓大會,平時受到的壓力、委屈、挫折,就這麼咕嚕嚕的隨著酒水喝下肚,再跟著音樂翩翩起舞,從汗水、淚水、笑聲中釋放出來。

 

手機鈴聲響起,他才總算甘願回到現實世界中,已經下午一點了,電話那頭問道:「我們今天去北海岸走走好不好?」她總是喜歡在每個周末要求出去玩。

 

他用著略帶沙啞的聲音答:「呃…可是我今天想待在家耶」電話另一頭一陣沉默後便掛掉。

 

他心想有什麼好發那麼大的脾氣,甚至還傳了訊息去指責她不成熟,無理取鬧,打這些字的時候,甚至帶著一點義正嚴詞的不以為然。

 

有時候我們會忽略對方的脾氣並不是一次的事件就爆發的,大多是從前的很多累積所引起。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