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內向人的困擾

圖/Shutterstock

 

 

有一陣子,我對自己的「不活潑」感到很困擾。

 

從小我就不是外向的小孩,在學校,大概就是有兩、三個特別好的朋友,除此之外跟其他同學都不熟的狀態,小時候並不覺得是困擾,頭一次對這種狀態產生疑惑,是有次在公車上巧遇班上一個人緣超好、每學期都當康樂股長的那種同學,她主動跑來找我聊天,半個小時的車程,話題沒斷過、氣氛甚至比我跟要好的同學聊天時還熱絡。

 

當時我還以為,我們要變好朋友了,隔天到學校,我還忙不迭的告訴要好的同學說「昨天我在車上遇到某某某耶」,但結果沒有,康樂股長還是跟她原本那一群朋友玩在一起,好像昨天我們根本沒有在公車上遇見,好像都是我一頭熱。

 

這件事我一直覺得困惑,一直到很大了以後,我才明白,有些人就是喜歡聊天而已。

如果說我是那種「跟不夠熟的人講話會覺得尷尬」的話,

那麼,也有人是覺得「不聊天很尷尬所以一定要找話題聊」吧。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不擅社交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沒勵志當保險業務王,電話簿裡沒幾個朋友不是大事,但壞就壞在,有一陣子我很常錄影,三、五坪大的化妝室裡,擠滿不認識的人,都不說話很怪,可是要說話,我也不知道說什麼,而且說真的,我一點也不想跟不認識的人聊天。

 

「我一點也不想跟不認識的人聊天」──這句話我到現在終於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出來,而且這還有點拜柯市長所賜,自從他那句「我沒朋友」成為名言,我才發現朋友不多原來可以被當好事,但總之,我當時真的做不到,總覺得這樣很不合群、很孤寡、很難相處,更覺得挫折的是,為什麼我是一個這樣子的人呢?那些人看起來都很好、個個釋出善意,我是有什麼毛病,居然只想躲到樓梯間去耍自閉?

 

但後來漸漸也就明白了,或者說是接受了,我就是這樣的人。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