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內向人的困擾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有一陣子,我對自己的「不活潑」感到很困擾。

從小我就不是外向的小孩,在學校,大概就是有兩、三個特別好的朋友,除此之外跟其他同學都不熟的狀態,小時候並不覺得是困擾,頭一次對這種狀態產生疑惑,是有次在公車上巧遇班上一個人緣超好、每學期都當康樂股長的那種同學,她主動跑來找我聊天,半個小時的車程,話題沒斷過、氣氛甚至比我跟要好的同學聊天時還熱絡。

當時我還以為,我們要變好朋友了,隔天到學校,我還忙不迭的告訴要好的同學說「昨天我在車上遇到某某某耶」,但結果沒有,康樂股長還是跟她原本那一群朋友玩在一起,好像昨天我們根本沒有在公車上遇見,好像都是我一頭熱。

這件事我一直覺得困惑,一直到很大了以後,我才明白,有些人就是喜歡聊天而已。

如果說我是那種「跟不夠熟的人講話會覺得尷尬」的話,

那麼,也有人是覺得「不聊天很尷尬所以一定要找話題聊」吧。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不擅社交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沒勵志當保險業務王,電話簿裡沒幾個朋友不是大事,但壞就壞在,有一陣子我很常錄影,三、五坪大的化妝室裡,擠滿不認識的人,都不說話很怪,可是要說話,我也不知道說什麼,而且說真的,我一點也不想跟不認識的人聊天。

「我一點也不想跟不認識的人聊天」──這句話我到現在終於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出來,而且這還有點拜柯市長所賜,自從他那句「我沒朋友」成為名言,我才發現朋友不多原來可以被當好事,但總之,我當時真的做不到,總覺得這樣很不合群、很孤寡、很難相處,更覺得挫折的是,為什麼我是一個這樣子的人呢?那些人看起來都很好、個個釋出善意,我是有什麼毛病,居然只想躲到樓梯間去耍自閉?

但後來漸漸也就明白了,或者說是接受了,我就是這樣的人。

前兩天我去口試,短短幾個小時內,必須跟不同的陌生人對談,回家以後我攤死在床上,一睡居然睡了十七個小時,起床以後什麼事都不想幹,在youtube上點來點去,最後居然看起還珠格格來。

那時我突然明白能量耗盡是什麼意思。接觸新的人、新的事物,對我而言,是極度耗費能量的事,用光了之後,必須重新儲備,在這個當下,我連看一齣新的戲的力氣都沒有,只想重複已知的、已經歷過的事物,從中累積新的能量。

以前諮商師常對我說:「妳要了解自己是甚麼樣的人。」我心想,我哪有不瞭解?我知道自己不擅社交、不擅接觸新事物阿,不就是因為太了解,才來看諮商嗎?我要是什麼問題都沒有,還來找你做什麼?

可是後來才漸漸明白,我們必須要甘願。你必須先甘願自己天生就是一個這樣子的人,才有辦法好好照顧自己。

前一陣子,我朋友從南部上來,抽了個空到我家來玩狗,即使進了室內,外套也不脫下,我問她是冷氣開太冷嗎?她說,她被蚊子咬很容易腫很大的包,尤其是外地的蚊子,引發的免疫反應更大,所以穿著外套防蚊,「很熱總比很癢好」,她說。

有時候,我們身上的某些特質,實在給自己惹太多麻煩了,所以你忙不迭的想改善天生的體質,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尋找解答,但卻忘記了,在找到答案之前,你總得先把自己照顧好吧?你必須要很甘願的接受,自己就是做不來某些事情、承受不住某些打擊,然後有計劃的去趨吉避凶,是有點麻煩,但如果你連照顧自己都嫌麻煩,誰會來照顧你?

那不是逃避,而是真正的愛自己。

自信不是硬扛、勇敢也不是硬來,而是接受。

接納然後承受。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