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作家H:對於兩封來自曾經身為小三的來信,我是這麼看待的⋯⋯

Shutterstock

 



來信一

看了你寫關於翔/忻的文章,除了認同,也想說聲謝謝。我的心有了一個窗口,一直到今天看到你的一字一句,才發現我已經能夠勇敢面對自己的過去,已經不再痛苦。我曾經就是那個在錯誤的愛裡失去一切的女生,她來工作的大庭廣眾找過我,甚至下跪在她的面前,接受所有的侮辱。那些聲音和畫面,都讓我窒息。

 

這麼多年過去了,聽過所有最難聽的話,熬過所有該走的路。看完了你的文章,突然發現那個「三」,現在不再刺耳扎心。對於他我早就不愛,但現在也不恨了。

 

終於走出來了!今天我是否該為自己好好的慶祝一番!曾經的幻想、錯誤的期待、無謂的犧牲⋯⋯雖愛上一個人似乎不是我們可以決定,但犯什麼錯都要付出代價,錯愛也是。我的曾經,細節幾乎比八點檔還狗血,還不堪,但我現在不再活在懼怕中。我還能夠好好的,在正確的關係裡,愛著另外一個人。

 

是你的文章讓我看見了自己的傷口癒合,這是很激動的一刻!所以對於是個陌生人的你,我還是要說聲謝謝你!我知道也是我自己的勇敢,讓我沒有繼續辜負自己。

謝謝你,陌生人,作家H。

 

來信二

H先生:您好!

敝人在新聞挖挖哇數次看到您對於”小三”的熱心迴護,深受感動, 謹此致以深切感謝!本人即是很不被愛的小三,我本是知名大學畢業,有正當職業,家境小康,被上司以各種軟硬兼施行為,強行把我帶入人生不歸路。本性單純善良的我,不要他和元配離婚 (雖然之後明白了,他根本無意離婚)但是自此,我原本平順的人生有了大逆轉,對待他們夫妻,我畢恭畢敬,唯命是從,不敢有任何造次。然而就像砧板上的肉,油鍋中的魚。我幾十年來過著任由他打壓,羞辱和踐踏的生活,完全失去做為一個人應該擁有的基本尊嚴和人格,苦不堪言。各種形式的家暴,尤其精神凌辱,語言暴力,和經濟暴力,甚至還波及我的原生家庭。我長期自卑羞慚,身心上傷痕累累。被一個信誓旦旦,說要親眼看著我成為此世上最幸福快樂女人,而我起初深信不疑的男人,如此地糟蹋,那種心痛,真非筆墨所能形容。 所幸自小對於心靈修持即甚有興趣,也幸好有娘家人的支持和鼓勵,這幾十年來的磨難,我沒有選擇離開塵世。然至今還在努力克服悲痛以及來自於他的壓力和藐視。

 

真心盼望和我有類似經歷的女士,奮力走出自卑和陰影,也祈願我們的社會大眾能如您心地的柔軟慈善,給予無辜善良的第三者一點尊嚴和仁心,因為我們等同社會邊緣人,法律上沒有地位,社會上被歧視和撻伐。我們真的是相當孤立無援,

非常感謝您的耐心和慈悲!

真誠地無限祝福!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