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如何面對內在的罪惡感?

這陣子來UCLA實習,意外的發現我們airbnb 的民宿主人是一個心理治療師(桌上擺著她名片),她的房子裡滿滿是心理治療的味道。我的房間恰好是民宿主人的書房,桌上有一本經典原著吸引了我:完形治療大師Frederick S. Perls 的《Gestelt therapy verbalization》,主人 Annie 在書裡面用黃色蠟筆畫了一段話⋯⋯。

 

 

你的罪惡感從何而來?

 

「當我們被投射怨恨(projected resentment)的時候,我們會感覺到罪惡感。所以每當你感覺到罪惡的時候,想一想你現在正在怨恨誰、討厭什麼——有趣的是,當你讓別人也產生罪惡感的時候,自己的罪惡感就會消失。

 

所有想要被表達但是沒有被表達出來的事情都會讓你感到不舒服。而其中一種最常見的「未表達感受」就是怨恨。⋯⋯實際上,在所有的怨恨背後,都有一個需求(demands)。所以與其表達怨恨,不如直接向對方說出你的需求是什麼,只有需求是真實的,那些怨恨和情緒都是假的。」

 

Perls這段話讓我最震驚的是——原來消除自己罪惡感的重要方法,就是「別人產生罪惡感」,這句話有兩個意思:

 

●當你感到罪惡的時候,你可以把它pass給別人;

●當某人說了某句話以後,讓你全身都不舒服,滿滿罪惡,那麼有可能是他自己承受不住罪惡感,所以pass給你

 

罪惡感的分析與傳遞

用實際的例子來說,下次如果你聽到他跟你說這樣的話,可能他在說的是自己(可以參考下面的表格):

 

 

●「你真的很自私!」:他叫你晚餐陪他去吃飯,但你晚上有個會議要開,然後他很生氣用這句話指責你。或許你的確是很在意工作,但「想要你陪他」的他,難道不也是一種自私嗎?

 

●「你離開我的話,你要我一個人怎麼辦?」:如果他講這句話的時候是想要挽留你,那麼它可能就變成綁住你腳的繩子。當他講這句話的時候,很可能是對「我竟然沒有辦法自己照顧自己」感到罪惡,覺得對不起自己,但是他又不想要承擔這個責任,所以就把罪惡感丟給你。

 

●「你要怎麼賠我那些日子?」:這個是我一個朋友,在她決定離開劈腿的男友時,對方跟她說的話。她本來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了,但對方的這句話,讓她像中邪一樣繼續容忍這段關係裡面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發現了嗎,其實是對方應該賠我朋友那些日子吧?退一萬步來說,交往本來就是你情我願,人都互相花了時間在這段關係裡面,又何來誰賠誰呢?

 

這也意味著,當你感到罪惡的時候,並不一定是你自己有問題,很可能是對方把他的罪惡感傳遞給你。從另外一面來看,如果你在關係裡面說了一些話,並且意識到你的話讓對方產生的罪惡感,那麼很有可能得先解決自己的怨恨,而不是不假思索地就傳給他。

 

如何面對罪惡感?

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對自己誠實。不過,倘若你過去沒有意識到上面說的這些東西,那這個誠實至少涉及下面三個步驟:

 

●覺察:發現自己現在正在感覺到罪惡、憎恨、或者是讓別人感到罪惡。

●界線:如果這個罪惡感/憎恨是他傳染給你的,請把責任還給對方,不需要把他的情緒當成是你的責任。或者是,你可以直接問他,他想要的是什麼?

●表達:如果這個罪惡感/憎恨並不是他傳染給你的,而是你原生的,你可以試著先搞清楚在這個情緒背後的需求,並且告訴對方你真實的需求(可以參考前面的表格)。

 

「在情緒背後,藏著你最真實的需求。」當你能夠看清楚每一個情緒背後的需求,而不是只用情緒來彼此勒索,那麼在每段關係當中,你都可以更真實的做你自己。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