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分手前的心理準備,會讓彼此都好過一些

圖/Shutterstock

 

 

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現在想起來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段除了課業之外幾乎無憂的日子,因為你的闖入,我的情緒波動宛如海上的小船,隨著你這波浪潮,或愜意平穩或晃蕩驚恐。

 

船筏是因為水而存在,

而當時的我也以為自己是為了遇見你而生。

 

我們曾經有過相當甜膩的時光,會為了等彼此的電話而感到心神不寧,接通後即便沒什麼要緊的事,還是一聊就是三、四個鐘頭,我記不得當時都在聊些什麼了,我試圖回想那些內容,想要搞清楚,當時我們是如何愛上對方的,或許這樣就也能理解最後我們又是為了什麼而分道揚鑣。

 

可是我確實想不起來,

我敢說,你也忘了對吧。

 

和一般的情侶一樣,從曖昧、熱戀、穩定、爭執最後分開,那不是我第一次的戀愛,我知道這些都會發生,只是總會帶著些許希望,希望自己的愛情能有不凡的結局。

 

但沒有,

果然我還是如此的平凡且渺小。

 

而這愛情走向幾乎必然的結果,雖然令人失望,但已經到了無法忍受自己萎靡太久的年紀,就只好在一番掙扎後,在時間靜止後,再從被窩中探出頭,著裝出門,趕緊振作。

 

不同於先前的戀情,我和你的結束稱不上體面,但也沒有灑狗血的場景,甚至連當面對談的機會都沒有。我在月光下,在一片悠靜的草地上,聽著蟋蟀叫著對生命的讚頌,聽著你緩慢卻堅定的說分手。

 

世界沒有因此而變得不同,月橘花的香味依然飄散在涼爽的空氣中,夜鷺在樹下小心翼翼地尋食果腹,一旁的羽球場照舊傳來青少年的嬉鬧,以及羽球在被擊打時的咻咻聲。

 

我也還是同一個我。

 

相較從前失戀的崩潰場面,後來的我或許是因為出於自我保護的心態,在覺得快走不下去時,都會在心中提前練習分手情緒。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