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分手前的心理準備,會讓彼此都好過一些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現在想起來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段除了課業之外幾乎無憂的日子,因為你的闖入,我的情緒波動宛如海上的小船,隨著你這波浪潮,或愜意平穩或晃蕩驚恐。

船筏是因為水而存在,

而當時的我也以為自己是為了遇見你而生。

我們曾經有過相當甜膩的時光,會為了等彼此的電話而感到心神不寧,接通後即便沒什麼要緊的事,還是一聊就是三、四個鐘頭,我記不得當時都在聊些什麼了,我試圖回想那些內容,想要搞清楚,當時我們是如何愛上對方的,或許這樣就也能理解最後我們又是為了什麼而分道揚鑣。

可是我確實想不起來,

我敢說,你也忘了對吧。

和一般的情侶一樣,從曖昧、熱戀、穩定、爭執最後分開,那不是我第一次的戀愛,我知道這些都會發生,只是總會帶著些許希望,希望自己的愛情能有不凡的結局。

但沒有,

果然我還是如此的平凡且渺小。

而這愛情走向幾乎必然的結果,雖然令人失望,但已經到了無法忍受自己萎靡太久的年紀,就只好在一番掙扎後,在時間靜止後,再從被窩中探出頭,著裝出門,趕緊振作。

不同於先前的戀情,我和你的結束稱不上體面,但也沒有灑狗血的場景,甚至連當面對談的機會都沒有。我在月光下,在一片悠靜的草地上,聽著蟋蟀叫著對生命的讚頌,聽著你緩慢卻堅定的說分手。

世界沒有因此而變得不同,月橘花的香味依然飄散在涼爽的空氣中,夜鷺在樹下小心翼翼地尋食果腹,一旁的羽球場照舊傳來青少年的嬉鬧,以及羽球在被擊打時的咻咻聲。

我也還是同一個我。

相較從前失戀的崩潰場面,後來的我或許是因為出於自我保護的心態,在覺得快走不下去時,都會在心中提前練習分手情緒。

所以我沒有覺得特別驚訝,

這些都不是突如其來的,

我是心知肚明的。

分開後我不記得自己是否曾經消沉過,

我想頂多就是那種總是看起來很沒精神的狀態罷了,

畢竟即使有提前的心理準備,但失落的和遺憾還是無可避免的。

吉本芭娜娜說過:「痛苦面前我們很脆弱,我們害怕它來得太猛烈,害怕它瞬間把自己衝毀,連殘骸都不剩,所以我們壓抑著,不敢讓痛苦一下湧瀉而出,只能小心翼翼地讓它一點點地釋放。」

而我也沒讓自己被衝毀,

我只是慢慢地將悲傷像吐毛球般,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吐一點出來。

後來,我也沒想過要打探你的消息,

我想你肯定是過得挺好的,

從那時說分手緩慢卻堅定的語氣就聽出來了,

你肯定早就想這麼做了。

我用了許多文字弔唁你的決絕,

而那些文字就像是肚裡的毛球,

每寫完一段,就覺得好了一些。

最後,

我知道了自己再也不是那艘在你浪裡載浮載沉的船,

我是船上的人,我知道如何上岸,離開海岸。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