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每一次的容忍,其實都是在透支愛情的額度

圖/Shutterstock

 

 

從年輕一路走到大媽,自己經過也看過許多愛恨離別,這幾年來,我漸漸相信:

愛情與健康一樣,是有「扣打」的存在的,雖然每個人天生的額度不同,但就像信用卡一樣,再高的額度若是胡亂揮霍,終究有信用破產的一日。

 

很久之前認識一對情侶,C是個溫和聰明的女孩,她的男友K很有女人緣,前前後後交了許多女朋友,不過卻唯獨對初戀女友念念不忘,兩人交往以後,基本上都是女孩配合K,他說什麼她聽什麼,同居後K下班後常常跟朋友出去玩到三更半夜,家務事都是女孩在做,K對一切不聞不問,偶爾心情不好還會對她亂發脾氣或大小聲,言詞間也常有貶低女孩地位的感覺。

 

例如K說自己不能吃辣,只要女孩不小心讓K吃到辣椒,K就會大發脾氣,但卻透露自己以前常陪初戀女友吃麻辣鍋;又比方初戀女友要求K男生百依百順,若是男方略有不從就會發怒尖叫,但時空一轉,C只是規勸男友要多注意身體健康,不要玩到太晚,K就會咆嘯狂吼,不過C總是默默忍耐居多,就算抗議,也是溫和的商量,從未有失控的時候。

 

K雖然知道C是個值得認真的女友,理智的時候也會提醒自己要對C好一點,無奈兩人之間權力關係一早失衡,曾經被愛情深深傷害過的K雖然女人緣好,但潛意識對自己其實並沒有自信,長期被初戀嫌棄的陰影,讓他認為自己並不夠好。變成心理學上說的:有些人之所以沒有辦法接受「好」的感情,是因為他內心深處不敢相信,自己是「值得」那個好,甚至會找證據「證明自己不好」,例如拼命付出,只是為了要讓對他差勁的人轉變態度,以便證明自己,最後自討苦吃,困在糟糕的感情中。

 

換句話說對K而言,不夠愛他的初戀女友,永遠是他得不到的聖杯。

 

話題回到C身上,她是真心愛著K,也用盡千方百計想調整兩人的溝通模式, 但K的改變,總是暫時性的曇花一現,沒多久就故態復萌,但C並沒有因此離開,因為她依舊愛著K,所以縱使明知道很傻,她依舊守在K身邊。

 

可是很奇妙的,就在某天K又慣例性對著C無理取鬧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對K的愛用光了,就像是油箱裡的汽油消耗完最後一滴的樣子,車子就突然咻一聲熄火,然後不管怎麼再轉都發不動,之後C就離開了K,就算K低下身段去請求,C也不願回頭,讓K非常忿忿不平。

 

峰迴路轉又過了一段時間,K和初戀女友因緣際會又相遇,覺得繞了一圈,還是K對她最好,於是很老套的兩人又兜在一起,可是初戀卻並沒有因為年歲增長變得成熟,一段時間過去後又恢復當年驕縱的模樣。

 

某天初戀又因為一點小事指責K的時候,他也發現自己對初戀的容忍早就過去了,眷戀的不過是當初那點遺憾,於是他也離開了初戀。

 

這兩個故事都不圓滿,但原本都可以改變,例如K懂得顧慮C的感受,又或者和初戀複合後,不高估自己對愛的額度,也許都有可能幸福。

 

每一次的容忍,其實都是在透支愛情,透支兩人幸福的扣打。

 

凌茜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