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如果當初勇敢一點,你會不會跟我走?

文/懷左  圖/Shutterstock

 

 

看王家衛的《花樣年華》時,腦海中冒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如果當初勇敢一點,你會不會跟我走?

 

電影的故事情節,其實很簡單。周慕雲和蘇麗珍,兩個受傷的人不自覺地走到一起,伴著王家衛特有的節奏,優雅,安靜。這本是一場最動人的愛情,但是他不夠勇敢,而她,顧慮重重。

 

在花一樣的年華裡,陽光微醺,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香。

這裡有喜歡的味道,含蓄、安靜,淡淡的憂傷,欲說還休。

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奇妙的,因為有距離,所以愈加美好,會遙望,但不敢走近;經常微笑,卻很少說話。

喜歡一個人時,內心是愉悅的,盪秋千般,輕鬆自在,每一天,都像在陽光下奔跑。

他在掙扎,她也在掙扎,他們怕道德審判,還是怕世人的眼光?

「如果多一張船票,妳會不會跟我一起走?」他淡淡地問了一句,然後在她還沒來得及回答之前,轉身遠走。

 

原以為距離可以抹平一切,哪想到刻意的回避,卻引來了更強烈的相思。

他在遠方漂泊,把愛壓在心底,緩緩發酵;她在他曾經住過的房間裡,讓煙霧繚繞,尋找他存在的氣息。

一個人的遠走,是兩個人的淚流滿面。

如果當初我們堅定地在一起了,那現在的我們,是不是很幸福?

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的感覺,就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像花在枝頭,開落聚散,無可奈何。

 

想起了新海誠的《秒速五公分》中那種隱隱作痛的感覺,他要去遠方,而我的感情,卻開不了口。

記得蘇麗珍去找周慕雲,打電話給他,接通之後卻是長久的沉默。「喂。」她聽到了他的聲音,他也猜出了電話那頭是她,但是,說些什麼呢?

思念顯得做作,問候顯得虛假,而說愛又好像已經錯過,於是,只能沉默。在沉默中,我想他們也含著淚努力地問自己:「到底真正愛過嗎?」電話掛上,這次是真正的天各一方。

 

經歷過才知愛過,愛過才會真正地心傷。

 

每個人都會經歷美麗,但盛開在花樣年華的美麗,往往會變成華麗的憂傷。風箏舞在空中,牽著我們的心,飄飄蕩蕩,但只有當斷線之後,我們才真正知道,再沒有機會能夠迎風飛翔。

於是再沒有人能夠分擔他的痛苦,他只能在吳哥窟的石壁上,對著洞口傾訴,然後一把泥土,封住了全部的祕密。

於是再沒有人能夠欣賞她的優雅,她只能生活於滾滾紅塵中,之後,流於平淡。

一次擦肩,他們便錯過了一輩子。

轉身,便是遠走。

 

 

記得去年去電影院看《你的名字》,電影的最後,結局是圓滿的。

「請問,我在哪裡見過你嗎?」

另一個淚流滿面:「我也是。」

原來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愛情常伴眼淚,哭過之後再仰望的天空,十分澄澈。

很多人,在一出場的瞬間就是靠近的,相遇時的感覺,舒服到令人感動,在失散甚至忘記對方之後,還可以再次辨認。

只不過,他們常站在河的兩岸,遙遙相對,很難觸及。

 

不敢轉身,卻不得不轉身。

不願道別,卻終於要道別。

飄零半生,我早已習慣了孤獨。

何時,到底何時,才會有真正的相遇?

 

如果還有機會,

如果再來一次,

如果那裡還有一張船票,

我一定要勇敢點,大膽點,臉皮厚點。

我什麼也不要,我只要妳。

我要一手攥著船票,另一隻手拉緊妳。

「跟我走。」

 

 

本文出自《我不怕別人貶低,只怕沒有能力》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