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和我們不一樣的人,反而完整了我們

圖/Shutterstock

 

 

夏末的夜晚依舊黏膩的,

唯一覺得有風的時候,只有坐在機車後座時,讓速度換來一些涼快。

 

公園裡的小土丘代表著戒嚴時期被槍決的那些靈魂,

幾十年過去了,這裡沒有了肅殺之氣,每晚都有附近居民在這騎單車欣賞河景,只剩悠悠緩緩的從容。

 

我開口問他:「為什麼我們都不會跟與自己相似的人在一起?」

他猶疑了一下回答:「肯定是因為對方有自己喜歡的部分吧」

 

回顧過去的戀情,我發現自己的另一半從來都跟自己不像,

他們不愛逛書店,

他們看文藝電影會睡著,

他們在我多愁善感時會皺起眉頭說別想太多啦,

他們喝咖啡一定要加奶或加糖,

他們不喜歡宋東野或十三堯,

他們覺得我有時太悲觀了。

 

現在想想,

不禁質疑會不會是因為我一直在做錯誤的選擇。

 

後來又覺得事有蹊翹。

 

有著相同興趣的人的確會相互吸引,

我也不是沒有跟類似性格的人出去約會過,

只是通常都是在,欣喜開始後又刻意疏遠,這樣的過程中結束。

 

遇過幾個人和我的確是很像的,

我們會一起進影廳看著朋友們說光看預告就覺得沉悶的電影,

假日時會去寶藏巖看藝術文學展,

在充滿舊時光氛圍的咖啡廳坐下分吃一塊戚風蛋糕,

如果看見什麼有趣的文章也會分享給對方交換心得。

 

明明我們在某些部分的距離肯定是很近的,

但是最重要的那一部分卻又偏偏太遠了。

 

後來自己得出的結論是,

就是因為那些人跟我太像了,

我從他們的身上看見自己的性格,

包含了自己的感性與自己的脆弱,

如同照鏡子般,感到會被看穿的不安全感也就油然而生。

 

而如果我是個容易悲傷的人,

那麼另一個悲傷的人又要如何撐起我呢?

 

他們或許能夠理解我細枝末節的情緒,

但同時也會因為能夠理解而感到難受,

因為我就是那樣的人,所以我知道。

 

於是,或許是某種本能,

令我每每陷入愛情中的,都是那些開朗的人們,

和我不一樣的人。

 

我們在對方身上看到了彼此所缺少的部分,

因而更加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需要及被需要,

他的果決能夠在一些時刻替自己的猶豫節省心力,

你的感性可以讓他在某些時刻變得更加圓融。

 

所以那些和我們不一樣的人,

其實反而完整了我們,

更加豐富了彼此的人生。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