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是否要退出群組?」「是。」

文/朱清   圖/Shutterstock

 

 

前幾天,我退了30個微信群,關了20個公眾號,刪了10個通訊錄好友。

 

說來好笑,現代的人真喜歡建立新群組。同途偶遇拍了照,想要傳照片,建個群;邀請好友看劇吐槽聊八卦,建個群;一起聽課、一起考證,建個群。

於是乎,我總莫名其妙被拉進各色群組裡。除了家人朋友群之外,其他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存在,像什麼原創授權群、打卡群、遛狗群、拼車群、外賣群……。

 

本以為,這些看似煞有介事的小團體,能讓我抱團取暖,沒想到,裡面充斥洗版的表情符號、無意義的扯淡。

 

身為懶人,我一度懷揣「能不走就不走」的釘子戶之心。直至某日,手機無緣無故閃退,記憶體不到100MB。我才忽然明白了,很多群組除了浪費流量,占用空間,損耗電量,意義又何在?

 

我不想凌晨收到大波未讀消息;不想看某人現場直播聲色日常;不想剛開口就成話題終結者,更不想把自己變成一串字元、一個頭像、一團占用手機0.05GB的資料垃圾。

 

罷了,眼不見為淨,我把手指點向介面右上角。「你是否要刪除並退出聊天室?」「是。」

 

當然,並非所有聊天都是無意義的消耗。

 

像工作群、家族群、密友群,暖心且便捷,倒還好說。說不定餘光一瞥,按一下添加好友,你就認識了不錯的他。

 

但更多時候,傾訴欲吞沒你我,只有互撩的閒情,卻沒有珍視的心意。為了認識和維繫某些關係,我們在朋友圈小心翼翼的窺伺,在留言區急不可待的點讚。

 

卻不料,社交時帶著明顯意圖的交流,成了榨乾最後一絲熱情的元兇。

 

群聊何嘗不是如此?有些人把微信群當作「資源和人脈」的中繼站。一旦被邀請進某個群,火速掃一眼群裡有誰,純靠名氣大小、排名高低添加好友。有些人有

 

滿滿優越感、渴望被圍觀,要不吹捧自己,要不揭朋友的短。開口閉口都是「我怎麼樣怎麼樣」。

 

還有些人,迷醉於群體式的認同感。總想抱團取暖。自以為表面合群,內心就不會孤單。「我今天啥事也沒幹,不知道你們在幹嘛?哈哈哈,原來你們也沒好到哪。我放心了。」

 

當你心安理得的忘卻真實,當你心安理得的麻痺自己,殊不知那些說過的話、聊過的天,早就過宿了、擱涼了、擺餿了。

 

通訊錄上,你有的是朋友? 還是聯絡人?

 

還記得,我第一次「被踢出群組」的糗事。

該群有兩、三百人,平時大家插科打諢,彼此逗樂,還算融洽。有次搶紅包大戰,我不知他們玩興正酣,很不知趣的把新出爐文章往群中一丟。

等再打開時,稍覺奇怪。再一看,心頭拔涼:我被踢了。

 

那會兒我挺自戀,生怕相聊甚歡的友人察覺我不在群中會心生困惑,便趕緊翻出列表,想跟他們解釋一番。誰知呢,我們根本沒互加對方好友。

此事過後,我才算清醒了,我所執迷的,不過是「有很多朋友」的假像。而我所擁有的,不過是聯絡人罷了。

 

最初我們說得很好聽。像什麼聯絡感情,深入交流,互換資源。可事實上,光靠微信群裡的插科打諢,如何能拼湊出一個完整、立體的人?

 

那些踏實做正經事的大神,又怎會吃飽撐著,成天埋頭於訊號雜訊比(按:又稱訊噪比,是科學和工程中所用的一種度量,用於比較所需訊號的強度與背景雜訊的強度)幾乎為負的閒聊?更多時候,這層虛擬關係,薄如脆紙。不需要太多時間心力去建立、去維繫—所以一切來得太簡單,去得太容易。

 

寫這篇文章前,我特意問了身邊幾個朋友。發現在「如何退出群組」這件事上,大家有點犯難。原因挺一致—顧忌太多。顧忌當初邀請加入的朋友面子,顧忌是否被罵不合群裝高冷,顧忌暗戀的他(她)會否發來新消息。

 

大多數人寧願把整塊時間浪費在與陌生人扯淡上,卻不肯在爸媽的家族群裡道一聲晚安。糾結著、麻木著。我們忘了顧忌自己。問問自己是否不堪其擾,是否需要獨處的空間,自省的餘地。

 

其實在群組聊天,不必太玻璃心。如果你玩得開心、聊得酣暢,那就鼓足勇氣,加個好友,珍惜彼此的默契和投緣。如果你不自願、不自在、不舒服,又何必顧念一份虛緲的人情,勉強自己瞎耗著。

 

看不慣某些人,那就隱藏他的訊息;不喜歡某些群組,那就退出。走之前,記得和群主打個招呼,道一聲:「你們玩兒,我們江湖再見。」

 

畢竟,不論再怎麼的社交工具,最後的落腳點還是人。比起拋掉幾段舊關係,揮別幾個假朋友,我更怕的是,卸載微信、登出微博、清空通訊錄之後—再也查無此人。

 

 

本文出自《別用嘴上的佛系,掩飾你內心的焦慮》大是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大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