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背後說你壞話的人,該不該撕破臉?

文/朱清   圖/Shutterstock

 

 

我閨密是個美人兒。

剛認識時,我就發現她自帶招黑(按:招來別人的惡語或攻擊)體質。她化妝,有人笑她老黃瓜刷綠漆;她主持,有人諷她功底太差,口齒不清;她評獎,有人說她像極了馬屁精。

 

你沒有辦法討好所有人

 

更氣人的,是那些暗中詆毀、匿名留言的人,表面上都不敢傷了和氣。故只敢躲在背後竊竊私語,捨不得羊皮又離不開羊群。

當時我挺鬱悶,她分明是個蠢萌傻大姐啊。哪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所幸閨密心態超好,每當我恨不得替她大打群架時,她都慢吞吞來一句:「慌什麼,誰沒在誰的背後,說過誰的壞話啊!」

 

茶水間的八卦、朋友圈的吐槽、宿舍裡的暗罵……被人詆毀、誤會、背後插刀,是無法避免的事故。誰都沒有辦法討好每一個人。

按我閨密的邏輯,背後說壞話,還得分情況討論。首先呢,得分辨清楚「是否真有此事」。如果是自己行為不妥,可以改正;如果是他人誤解,可以解釋;如果是惡意詆毀,可以反駁。

 

但更多時候,說壞話是不要理由的。它講究的根本不是你來我往的邏輯比拚,而是咄咄逼人的駁詰鬧事和火力全開的語言撲殺。

其結果只有一個—說人者舒爽,被說者憋屈。

 

誰要說你壞話,你就說誰好話

 

《紅樓夢》第60回,廚娘之女柳五兒被認定為賊。寶玉怕眾人難堪,又見風波難平,便自己背了黑鍋,替彩雲瞞贓。

然虛偽如賈環,不但不領情,竟反咬一口,痛斥寶玉和彩雲有一腿。

你說是寶玉情商不夠,賈環蠢不自知?都不是。有時候,背地裡嚼舌頭,純粹就是種負面情緒的釋放。它只需胡攪蠻纏的戾氣和臭不要臉的心態。

賈環對寶玉的指責背後,是忌妒心的毒瘡,更是氣場不合的灼燙。

 

要是清醒點兒,就該明白,明「騷」易躲,暗「賤」難防。這種純粹惡意的詆毀,第一是處理起來棘手,第二是沒有處理的意義。其成本和收益比例之低,壓根不值得在意。

那怎麼辦呢?再借我閨密一句話:「最聰明的方式,是你跟她爭奪話語權和說服力。」

 

當然啦,這不是比誰嗓門大,比誰後臺硬。而是她跟誰說你壞話,你就對誰說她好話。她越恨你入骨,你越讓身邊人相信,清者自清。

如果你心態夠好,那麼,拿出你的鍵盤,撩起你的口舌,不要吝惜你的讚美,去給那些充滿負能量的孩子,點個讚。

如果你心態不好,那麼,請牢牢記得:那些拒絕你解釋、遮罩你真實的人,壓根算不上朋友。早點識破,早點拜拜。

在這人情社會裡,最不公平的是說壞話者心安理得,被說壞話者惶惶不安。你要做的是把兩種感覺轉換,心安留給自己,不安留給他們。

 

「別人為什麼要在背後說你壞話?」

「因為我走在他們前面啊!」

 

沒有憋屈的生活,只有活錯的圈子

 

曾有女孩兒問我:「室友總是偷偷說我壞話,我好難過。可如果跟她們鬧崩了,那我不是沒朋友了嗎?」

「與其變成那樣,我還是自己憋著吧。」

聽到這些話,我是心疼的。同學室友只是一群同途偶遇、隨機分配的人啊,友誼萬歲固然好,一拍兩散何需遺憾。難不成,你要調整三觀、言行去迎合她們,即使你百般委屈百般不願?

再說了,若是真正的朋友,反而會更加重視分寸、底線、邊界感—她知道如何表達接納、真誠、無條件的支持,知道什麼時候陪你吃喝一頓,什麼時候為你騰出沙發,什麼時候給你一個熊抱。她也會比別人更明瞭玩笑和傷害的界限。

 

那些把嘴賤毒舌當幽默細胞、把不知輕重當伶牙俐齒的人,你能指望她多在乎你,多把你當知己?對於這類人,我的處理方法只有一個—漸行漸遠。

一輩子那麼短,能選擇的本來就不多,幹嘛虧待自己?與其互撕,還不如暢快就相視大笑,狼狽就倚肩流淚,鬧掰就各自安好。

更何況,沒有憋屈的生活,只有活錯的圈子。好的圈子讓人心懷感激,哭笑坦蕩。壞的圈子讓人心頭澀苦,嘴上難言。我不想用我為數不多的心力,去支撐一段缺乏尊重和愉悅感的感情。

 

覓知己、結友朋、談戀愛……其實很相似。歸根結柢,是讓自己心悅,而非找罪受——如果一段關係給自己的壓迫感遠大於舒心,磨損感遠大於親密,那還糾結個啥?

 

不如說一句:走好,不送。

 

本文出自《別用嘴上的佛系,掩飾你內心的焦慮》大是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大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