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喜歡空間裡的斑駁,每處都有關於你的回憶

圖/Shutterstock

 

 

或許是因為曾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和建築和空間設計等為伍,

因此對於生活風格的調性一直有某種追求,

喜歡看國內外的設計案例,喜歡那些點線面形成的美好風景。

 

2004年普立茲克獎首位女性建築師得主Zaha Hadid曾說 “Architecture is really about well-being. I think that people want to feel good in a space… On the one hand it’s about shelter, but it’s also about pleasure.” 大致意思是,建築實質上即是關於幸福,是關於成為一座避風港也是關於令人感到快樂的存在。

 

鑒於Less is more被各種濫用之後,

我逐漸對這句所謂的至理名言逐漸麻木。

 

 

事實上我喜歡空間裡的斑駁,

要能看見生活軌跡的那種。

 

對於收拾過份整齊簡潔的屋子,

對我而言就像是沒有生命般的無趣。

 

 

我的睡眠品質一直以來都相當不穩定,

無法關掉所有的燈讓房間保持全暗的睡著,

光是去關登那一霎那的黑暗都會讓我心神不寧,

躺上床後時常作夢,好夢噩夢都有,總之似乎很少有真正的思緒放空真正安穩的時候。

 

後來和他在一起後,才總算明白什麼是一頓安穩的睡眠,

我喜歡他單手從我身後環抱至胸前牽著我的手睡著,甚至將燈全關了,也不覺得害怕。

 

早晨若能比他早起一些,就可以看到那酣睡的可愛臉龐,可能自己真的是多愁善感的人吧,有好幾次在對他說我愛你三個字的前一秒,都覺得自己幸福的幾乎快要哽咽。

 

我喜歡我們一起挑的沙發,上面擺著深綠色的抱枕,旁邊一盞落地燈伴隨著我們渡過許多Netflix的時光,那個時候覺得和他的家就在不遠的未來那。

 

共同生活的初期會令人產生許多憧憬,一同去挑選成雙成對的拖鞋及馬克杯,明明不常下廚卻硬要買件圍裙,後來這些在彼此的習慣差異及各種生活壓力擊垮之後,就像是戰爭後所留下的殘垣斷壁,每每看見就會傷心。

 

我喜歡空間裡的斑駁,

也悼念我們之間的斑駁,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