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放下前任最快的方法,就是承認你真正失去他

Share

最近朋友breakup ,問我有沒有什麼methods 可以趕快forget 對方,他說他把網站上的文章都seen 了,可是還是很sad,我不想說「it takes 時間s」這種沒什麼用的話,但手上正在忙清理殘局(Q寶亂又亂pee了),突然想到了這song。( 用晶晶體 好累)

Advertisement

「找一個承認失戀的方法

讓心情好好地放個假

當你我不小心又想起她

就在記憶裡劃一個 X——草蜢《失戀陣線聯盟》

長大之後才知道原來這首歌還蠻有道理的。當一個重要的人離開你的時候,其實最痛苦的並不是傷心或生氣本身,而是你不斷壓抑這個憤怒和難過,強迫自己趕快好起來。

弔詭的是,這個強迫反而讓你更難好起來。所以副歌第一句就變得很有道理了——找一個「承認」失戀的方法。承認是一切的鑰匙。

這裡的「讓心情放假」可以是很多種方式,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讓自己分心去忙別的事、或者是什麼都不做躺在床上發霉,都是可以做的。分手已經很難過了,就不要太過強求自己了,能快樂的話,就讓自己快樂起來,如果無法,悲傷也無妨。對自己溫柔,才能緩慢地越過傷口,走向出口。

然而,我覺得這首歌最厲害的部分在於給予情緒性社會支持(emotional social support)[1]的副歌:

「我們這麼在乎她 卻被她全部抹煞

越疼她越傷心 永遠得不到回答

到底她怎麼想 應該繼續猜測嗎」

「被」分手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內心充滿黑人問號,但是卻得不到解答。

該問他嗎?不該問他嗎?問他會不會讓他有更多的壓力,不問他會不會兩人就此遠離?每次想到有關於他的事情就會覺得越傷心,因為從此以後就沒有未來可以維繫;可是要自己不要想,腦袋又會自己不停運轉(考試的時候有這麼厲害就好了),要怎麼樣才能忘記他對你的好?

草蜢沒有給答案,但這一段裡面的「我們」卻是重點——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我們可以一起煩惱[2]。

「前幾天媽祖托夢給我(並沒有),祂傳授了我一個秘方你可以試試看:拿一張紙上面寫下你前任的名字,把你想要對他說的話全部都講出來,不要壓抑、好的壞的通通都說出來。說之後,在他的名字上面用紅筆打個叉,化成符水,用祭拜好兄弟的金紙桶燒掉(默念「請好兄弟好好照顧他」),用這水來沐浴淨身⋯⋯」我跟朋友說,然後跟他另外約時間聊。

原本我只是開玩笑,沒想到他真的做了。幾天後我們見面,他跟我說:

「當我看著火焰把寫著他名字的字給化掉的時候,裊裊的煙縈繞繞在普渡的時候用的乖乖旁邊,才突然意識到他真的離開我了。不知不覺眼眶就紅了,這是他離開以後我第一次的哭泣⋯⋯想到我們從此以後就沒有以後了,以後我就無法再照顧他了,很多複雜的難過一起湧上在心頭⋯⋯」我抱抱他(擁抱是我在Berkeley 學到的新技能),拍拍的背跟他說沒關係,好兄弟會幫忙「照顧」他的。

他破涕為笑,然後我們一起把普渡用的乖乖給吃完了。

海苔熊

延伸閱讀

[1]Malecki, C. K., & Demaray, M. K. (2003). What type of support do they need? Investigating student adjustment as related to emotional, informational, appraisal, and instrumental support. School Psychology Quarterly, 18(3), 231.

[2]過往這常發生在伴侶關係中,見Seider, B. H., Hirschberger, G., Nelson, K. L., & Levenson, R. W. (2009). We can work it out: age differences in relational pronouns, physiology, and behavior in marital conflict. Psychology and aging, 24(3), 604;但如果他的伴侶無法再提供這樣的角色,朋友的「我們一起度過吧!」也是很重要的支持。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