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無所有的人,便失無所失

圖/Shutterstock

 

 

我不是一個會特別買票去看演唱會的人,

原因說不上來,但的確二十幾年來從來就沒有掏錢去看過一場演唱會。

 

那天為了替朋友慶生所以去了,

從高中畢業後就幾乎沒來南港了,那幾乎可說是最美的一段青春。

 

開場的歌手是蔡健雅,我最喜歡的女歌手之一,

她唱了一些大家朗朗上口的舊歌,全場聽眾沉溺在各自的年歲裡,嘴裡情不自禁的一起哼唱著,那些分手、那些單戀、那些對這個美麗世界抱持著的希望。

 

後來,她唱起一首歌,全場安安靜靜的,大家僅是跟著旋律及歌聲搖晃著自己的肩膀,依舊很陶醉的樣子。或許是因為它僅問世一年吧,庸庸碌碌的我們很難有閒情逸致像學生時期時一樣,將喜歡的歌手每首歌詞都記在腦海中,現在能哼出來的都是曲,那些詞啊,好像就留在過去了。

 

《原諒》這首歌收錄在2018年《我要給世界最悠長的濕吻》,她依舊用著辨識度極高的嗓音,唱著那些像是自言自語的歌詞,卻好似說中了每個人的心事。

 

「就算痛就讓他痛 我太任性開不了口
寧願讓自己被困在一個沒枷鎖的角落」

 

或許有些歌手唱歌對他們來說只是一份工作,

但不管怎麼樣,我仍相信站在台上眼前的這個人,

唱出的一字一句都是真心誠意的。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很難過,

雖然是在場館中除了舞台上大螢幕及雷射光束,和打在歌手身上的聚光燈之外,幾乎是漆黑的,但還是覺得如果被看出難過會很丟臉吧?

 

 

所以說,我是過了多久才放下關於他的那段過往,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依舊無法明白,

愛和不愛的距離恐怕僅是一線之差。

 

即便如此,愛人的能力依舊沒有消失,

我還是能夠沉浸在愛裡,還是能夠感到幸福,

只是後來不時就會感到恐懼,

在每一個覺得自己越來越愛對方的時刻,

總會感到很害怕,害怕自己總有一天還是會讓人厭倦吧。

 

一無所有的人,失無所失,不必擔心什麼;

但自覺擁有越多的人,在失去時便會感到更加劇烈的痛苦,

如果對他投入太多,最後是不是又會重蹈覆轍了呢,

這樣的想法變會湧上心頭,化作鼻腔裡的一陣酸楚,成了眼眶裡的雨點。

 

因為太過幸福,

因為太害怕幸福會消失。

 

「是否我不曾愛過我 一切都是我的錯
要先原諒自己才能夠獲得自由」

 

 

後來我對於自己從不去演唱會做出了一番理解,

並不是因為不喜歡或是不享受,

只是不願自己的情緒有可能在幾千幾萬人的面前被看見。

 

畢竟我說謊了,

關於自己是個自由的人。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