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相親路上滿是珍禽異獸/約會途中請你幫忙送衛生紙到廁所的男人──丹頂鶴先生

文/酸菜仙兒  圖/keigo

我的對面坐著一隻丹頂鶴先生,可是我心裡惦記的卻是三天前遇見的相親對象—斑驢先生。

丹頂鶴先生拿著杯子的手白得如同杯子裡的原味優酪乳,瘦高的身材,稀疏泛黃的鬈毛,毫無皮下脂肪的皮肉包裹著這副骨骼,把所有裸露在外面的關節都顯得好像腫了一樣。

當我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我就知道沒戲,所以接下來的一切都是在為介紹人的面子走過場,索性就遵循著多年陪伴我成長的港劇教育我的那條原則: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開心了。

於是我肆無忌憚地盯著他的下半身,不知羞恥地看了又看,因為他穿短褲正好穿出了我想要的效果,就是那種兩條大腿就像兩根油條一樣在褲管裡逛蕩來逛蕩去的感覺。然而我無論嘗試什麼款式的短褲,大腿根部都會撐出新的寬度。

我是文藝女青年,顯胖就不文藝了!因此我只穿裙子。我穿裙子不是因為我喜歡裙子,也不是為了取悅誰,只是因為我穿不進褲子。

丹頂鶴先生好像看出了我奇怪的眼神,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

為了化解這種尷尬,我指了指他的腿說:「你好像沒什麼腿毛哈。」

我這麼一問,他好像更尷尬了。「啊…………從小就沒怎麼長過……

「我汗毛可重了。」擼裙子不雅觀,我把手臂伸給他看。「是不是很重?」

丹頂鶴先生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隻鬆獅犬。

「不過,你眉毛還挺濃的哈。」我又盯著他眉毛看。

他沒接話,卻問我:「妳不喝嗎?」

氣若游絲、丹田盡碎的一個動靜。

我拿起杯子露齒一笑,嘴巴碰著優酪乳之前,眼睛又掃了一圈周圍的食客,生怕好死不死地遇見斑驢先生。可不知為什麼,我今天看誰都長得像斑驢先生。

「我腸胃不好,所以經常喝優酪乳,開胃。」

「欸,其實我很好奇……」我說。

「怎麼了?」他的表情有點緊張。

「你腸胃不好……」我把音降低,頭靠前。

「啊?」他也湊了過來。

「會不會經常放屁?」

我還體貼地用手擋住嘴,眼中卻散發著對科學知識無比渴求的光芒。

一個氣若游絲的屁剛好被我聽見了。

丹頂鶴先生一臉的「完了我沒憋住」。

而我則是一臉的「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