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為什麼我要去同志酒吧?

Share

朋友常問我,好好一個單身女孩,幹嘛動不動跑去同志酒吧玩耍,我說,不但音樂好聽,也不需要在乎被口袋怪獸糾纏,在者這些同志姊妹們玩的開又有品味,每次去都要打扮的漂漂亮亮,他們也會把你當公主對待(除了其他不是妳朋友的人會踩過妳的腳,跳舞撞到妳也不在乎…)


可是…其實我有段不為人知的血淚史…

還記得我還是個十六歲青澀少女的時,我在台北市當時最有名的咖啡廳TU Café (in house的前身)打工,當時店裡的選妃選擇員工的標準是非俊男美女為第一優先權(不過我是因為家住在正對面拿到這張入場券),所以我每天都生活在非常補眼睛的歡樂天堂。

我記得當時我們曾有個小圈圈,一位是陽光精壯男阿凱,另一位是長得像馮德倫的清秀斯文男小福,我們三個人時常混在一起,一起吃飯、休息時間聊天、上班時間打混,雖然當時我有男朋友,但在這種被眾帥包圍的狀態下,十分容易迷失自我。特別是受到小福的照護,讓我非常的迷惘。

小福真的是個很溫柔的男生,雖說我們是三人幫,但他老在我身旁打轉,每次只要阿凱的女朋友來找他時,他就膩著我吃飯、聊天,我生氣他會第一個發現、我不舒服他也會先察覺,私底下也會陪我逛街、對電影音樂日劇,也比我家那個臭男人有趣多了,我一直裝傻假裝看不見小福的好,但也漸漸心猿意馬,內心都悄悄地感情外遇。

某一天下班,阿凱的女友來找他,他們兩人在店內喝咖啡,我坐在門口抽菸發呆,這時小福坐到我身邊。用他那澄澈的雙眼迷人地對我說:「有件事…我憋在心裡很久了…一直很想說,卻又覺得不該講。」

當時我內心小鹿亂撞,花痴地心想那一刻該不會要來了吧,又狂喜又憂慮地對他說:「沒關係啊,你想說什麼就大聲說出來,話憋在心裡多難受?」我鼓勵著他,並且盤算著等等該如何面對他突如期來的告白。

「其實我…」他看著我忐忑又害羞,我手上的菸簡直快燒到我的手,卻又要面帶笑容同時保持少女的嬌羞…。
「其實我…」當他再次重複一樣的話時,我開始有點不耐,不過就是告白,有什麼好扭扭捏捏,我簡直都要幫他回答了。
「我喜歡…」很好,他終於鼓起勇氣來,我發現我的心跳也開始加速…
「我喜歡阿凱已經很久了…」

「什麼?!」菸灰燙到我的手,我急忙丟掉菸蒂,但內心也八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對方是同志、Gay、G.A.Y. ,所以才能跟我如此投機,所以他才會愛王菲的〈紅豆〉、喜歡瑪丹娜的舞曲、喜歡林憶蓮的〈何必在乎我是誰〉,我胖了半公斤他才看得出來,我剪了新髮型他才會第一個發現。

而我這天字第一號大白痴,居然以為對方喜歡我。

所以從那天開始,我就發誓一定要跟Gay當好朋友,這輩子絕對不要再犯一樣的錯,正所謂認識敵人了解自己,雖然Gay不是我們的敵人,但世界上沒有比愛上Gay更糗的事情。女孩們,你們千萬要相信截彎取直是不可能的

於是從此我跟小福更加親暱(當然他不知道我以為他喜歡我的愚蠢往事)就算被大家誤傳緋聞、男友抗議我都在所不惜。

只不過,Gay的世界真的撲朔迷離,除了像小福這種嗜好跟女性相同的「清秀佳人」外,還有把自己練得超壯碩的「金剛芭比」,再不然就是女性妹百分百的「娘娘」,這些都很好辨認,但我最怕的是「類直Gay」,說到「類直Gay」不得不噙著淚水說我第二次丟臉史。

話說我二十三歲剛搬出來租房子時,曾有位剛從美國回來考到律師執照的男室友喬伊,室友非常有品味,長得又像金城武,所有少女為之傾倒、每個人都問到我怎麼會有這種好康,他品味低調,西裝筆挺,休假時也是以Polo衫搭配牛仔褲或是卡其褲配上限量版的adias或者是puma,我隱隱約約覺得他是,畢竟剛搬進來時,他有位性向特明顯的朋友艾瑞克曾經來玩過一次,說也要搬家所以來看看環境。

但又覺得不能因為粉紅色Polo衫就把他歸類,而且直男也是可以有同志朋友,再者,他對雪兒、瑪丹娜、芭芭拉史翠珊這三大古早同志最愛(抱歉,那時還沒有女神卡卡)似乎也沒感覺,但這位男生反應快,鬥嘴特別有趣(廢話,他是律師嘛),也沒見過他跟什麼男生往來,我們這一來一往的鬥嘴,另一位室友瘋狂地敲邊鼓,但我內心還是有陰影,我不相信有這種好康。

於是有一天,我終於發花痴鼓起勇氣傳簡訊問他說:「艾莉說你喜歡我,可是我覺得你應該是Gay(不好意思,又這樣說),但如果你真的喜歡我,我們要去約會嗎?」

簡訊隔了好久都沒回,我忐忑忐忑又忐忑,大概過了十分鐘後,他回傳了。

「對不起,我是Gay,我男朋友就是剛辦進來時妳們見過的艾瑞克,他現在正在我身邊。」

當時我真心的糗到暴,也真心的想扭斷艾莉的脖子。少說已經練了七年看Gay的功力,為什麼還是會認錯呢?

所以從此我幾乎每個月都會請喬伊跟艾瑞克帶我去同志酒吧朝聖,當時我才發現自己的眼界是多麼短小,世上的Gay真的無其不有啊,要訓練Gaydar(Gay of Rader 也就是認出同志的小雷達)除了要有點小天賦之外,也畢竟要花幾年功。

畢竟,多一個同志是戰友,他不但可以交妳戀愛兵法,也可以交妳性愛技巧,如何服侍男友到最好,可是愛上同志他就變成敵人了,因為你永遠無法進攻城池,像我那傻室友艾莉,後來才坦承當時是拿我當砲灰,去試探喬伊的性向,不過…我都已經壯烈犧牲了,這傻女孩直到現在卻還做著「截彎取直」春秋大夢。


所以,女孩們,鼓起勇氣走進Gay Bar吧,至少進去一次開開眼界,天下的同志百萬種,雖然在那很難找到春天(偶而還是會以誤闖森林的直男啦),雖然妳可能覺得白費了妳當晚的打扮也不見得有人注意(其實Gay們還是會很認真的評頭論足),不過那邊酒又便宜、歌又好聽、跳舞又過癮,還不會有豬頭騷擾妳,再者,不會有我上述的辛酸血淚史,白演一場,偶而去訓練一下Gaydar,何樂而不為。

Advertisement
貝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