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熟女不結婚之-我的婚禮

Share

文/ 十一郎

大學的時候,夢過一場自己的婚禮。滿滿的賓客嬉鬧喧嘩,吃菜喝酒,沒有人關心婚禮的進行,沒有一句真心的祝福。我從階梯上往下望,雖身為主角卻像個局外人冷眼旁觀著一場無法融入的熱鬧,直到醒來,仍忘不了在自己婚禮上隱隱有的那份哀傷…許是那場無稽的夢種下了我對喜宴的絕望。於是,多年的戀愛之後,我依著自己的心,沒有任何騷動與驚擾的走進婚姻裡。

初初和父親提起結婚的事,就想兩家人好好吃頓飯,把一個形式了了。父親不答我,暗地裡氣了幾天也不說,我把日期定了,他才終於忍不住,動用一個長輩來半責半勸的,說是總要做個喜餅討點喜氣,至親的親戚也得通知來參與參與,弄個儀式…女兒養了這麼久,再怎麼簡單也不能像跟人跑了似的偷偷摸摸。

父親的顧慮我懂。家族的人早早就嚇過他演藝圈裡是非多,多少藝人最終都以離婚收場。讓女兒跟著一個唱歌的,怕不會有甚麼好結果,不如早早拆散。父親一向疼我,怕我委屈了,雖不至於對我所選擇的感情抱持著那樣的悲觀,但確實也存著隱憂。從現實角度看,怕我落得三餐不繼;從我死心塌地的情感面看,怕世事多變將來對方不認。幾年交往中,他死命把對方當兒子疼,希望因著這情份自己的女兒能被好好對待。我依了父親的願,但不著婚紗,不拍婚照。

可以簡化的程序和步驟,都被我盡量的省略或敷衍帶過,我想在場觀禮的長輩同輩們大概都以不以為然的心態看著這場幾近兒戲的婚禮,正如他們平日對我的觀感—胡鬧且不融於禮教。我從來沒有期待自己可以被理解。對於我而言,公開儀式和證人不過是為了讓兩人的關係名正言順,但名正言順這件事也不見得可以保證愛情的堅定和永恆。ㄧ旦其中一人不愛了,質疑了,那麼再風光的婚禮,再規矩的習俗,再多再美的婚紗照就都不具意義了。
   
我唯一堅持且一定要做的事,是那個將和我共度人生的人必須和我一起磕頭拜謝我的父母。謝謝他們照看我的前半輩子,謝謝他們那麼努力的想把我栽培成一個有用的人,可惜我始終讓自己運行於軌道之外,沒有甚麼符合期待的成就,最多只是歪歪斜斜的走著自由的路但忠於自己。

那個人徹頭徹尾的知道我在成長過程裡的跌跌撞撞,如何激烈的與自我決裂而傷著父母的心。婚禮對我的唯一意義只有這個細節,而他知道。所以願意陪著我一起告別我的前半生,陪著我對我無以言謝的父母磕頭,我也心存感激,因為那已是一種承諾,承諾著他將用同樣的心情如我父母那樣疼愛我。
父親噙著淚安靜的看著我們,ㄧ句話也沒有。擔心了我大半輩子就這樣潦草的把我交到一個他不很認識的男人手中,即便他總說著我不要三個月就會離婚,但老淚潸潸終究是他捨不得的表示。成全了我的堅持之後,他一定要親自在用印時拍照,最怕的還是我不幸福吧!可是愛情本是一種賭注,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我相信那一刻這個人願意給的承諾,就讓我跟他往前去吧!福禍榮辱、坦途險灘日後再來回顧,輸贏不悔!

然後,我被〝迎娶〞至他家,家中竟然一個人也沒有,連盞燈都沒開。我在視線不佳的客廳裡,不知道該坐哪兒?多年後想起,連祖先也沒拜過。而那天唯一可留作紀念的ㄧ對婚戒後來也被偷了。

我是這樣結的婚。

Advertisement
十一郎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