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搖搖女好友(上)

       
  
 自己算是一個幸運的人吧!從第一次向好友出櫃成功,往後每次出櫃都獲到支持。算一算自己已經出櫃十來次了吧!但最印象深刻的還是第一次。第一次總是令人噴飯。不!不!不! 是難忘吧!故事要開始了囉,各位看倌們準備好了嗎?
 話說那是個寒冷的十二月,某一個週五的夜晚……
「華,我在車站,妳來接我,我要在妳那住幾天啦!」
「嗯!好。」
  掛上電話,拿起了外套走到停車場,騎著小哈特90到火車站接婷。一路上我失常地少了很多話,平時喋喋不休的我,那天竟沒有想說話的心情。在回家的路上買了些東西當晚餐。一進宿舍,我順手拿起換洗衣物進浴室,把婷一個人丟在房裡。
「我先睡了,妳慢慢吃。」洗完澡,一進門就自顧自地往床上躺下,也不管婷。心想反正婷常來這裡,一切她都很熟悉。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越想腦袋越清醒,也不知過了多久,婷也洗好了澡,爬到我身旁躺了下去,婷像平常一樣摟著我的手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假裝閉上眼睛睡著,但婷似乎早已發現我的眼球在眼瞼下不安地轉動著。
「妳睡了嗎?華!」婷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快了!」自己極端敷衍的一句話。
「心情不好說出來會比較舒坦哦!」婷的語氣充滿了關心。
自己沉默了一會,腦袋還在一直在思考,究竟該不該告訴婷自己喜歡女生的事?她能不能接受?如果不接受,那我會不會失去一個好朋友?可是如果是好朋友,不應該只建築在這麼薄弱的感情基礎上吧!她應該能夠接受自己的性傾向,畢竟平常對她也沒有什麼越矩的行為,我們這麼久的朋友了,如果真的最後不歡而散,那真有點過意不去。過意不去什麼呢?是自己會很捨不得與婷的這一段友情?腦袋一片混亂,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麼?不知是什麼樣的理由,自己突然豁出去了。我一挺腰坐了起來,也把婷也給拉了起。與婷四目交接深吸了一口氣對婷說:「婷!我……我……我喜歡……我喜歡上一個女生。」
「真的嗎?誰有那麼大魅力讓妳動心?」婷拉著我的手左右晃來晃去著,語氣充滿了驚喜。
「是女生耶!」我想再次確認婷到底有沒有聽到女那個字,所以把女生那二個字講得特別用力。
「知道呀!是女生嘛!」婷的眼神充滿了肯定,語氣充滿了確定地說。
「那妳~不覺得~不覺得~我~很奇怪嗎?」因為婷和自己想像的反應完全不同,這反而造成自己的錯愕。
「有什麼奇怪?妳喜歡男生女生是妳自己的自由呀!」婷給了我一個友善的笑容。
「那妳~不會因為我是女同志~就不跟我做朋友?」自己的內心還是很忐忑不安。
「妳嘛幫幫忙!每個人都有自主權去選擇自己所愛的人。妳是不是同志跟我們做不做朋友是兩碼子的事。跟妳當朋友是因為喜歡妳的個性、喜歡妳這個人,而不是因為妳是異性戀好不好?」婷說完給了我一個擁抱。
被婷緊緊抱著,心中湧起一股暖暖的感動,自己再也忍不住地抱著婷哭了出來。許久,自己很不好意思地抬起頭來看著婷:「對不起!把妳的衣服弄濕了。」
「不准妳說對不起。這有什麼對不起可說,我還不是常常把妳的衣服弄濕。心情更差的時候還會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上次還咬了妳,妳都還是一樣對我。我不准妳說對不起!」婷說著說著就哭了。婷還是一樣,總容易特別地感動落淚。
「跟我說是誰嘛!我真的很想知道她是誰?真的好好奇妳會對怎樣的女生動心?」婷搖晃著我的身體,把我從恍惚情境中搖回到現實來。
坐直了自己的身體,再次深呼吸一口氣,開始說起了那一段故事:「1994年的秋天,我還記得那是11月12日……,我毅然決定給自己一次機會,不說我又怎麼能知道姍對我是怎樣的態度,所以我才能鼓起勇氣向她告白。雖然結果是殘酷的,但我一點都不後悔。暗戀雖然可以將一切變得美麗,但卻不實際。它存在在妳自己建造的幻想裡,說出來雖然有可能將它變成不只是幻想;也有可能一切都將消失,雖然我的結果是後者,心裡還是覺得很惋惜,但沒關係,至少我對她不再奢想,我可以再重新去追求自己的感情,不然我永遠離不開這虛構的劇情中,無法自拔。她是讓自己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心動的人。」
故事說完了,看了婷一眼。滿臉淚水的她對我說:「沒關係!我絕對相信妳一定可以找到一個妳愛她、她也愛妳的人。」
婷又給了我一個真誠的擁抱,那個擁抱給了我莫大的勇氣。
我們躺回床上,婷又將頭靠在我的肩上,放著婷愛聽的音樂。突然婷起身,跨在我的身上:「華!那妳有沒有愛過我?」
聽完婷的問題,自己真的愣住了,自己好像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跟婷很有話聊,婷很瞭解我,但那就算是喜歡嗎?跟婷在一起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真的沒有對姍的那種感覺,那應該不算有吧!
「到底有沒有啦?華!」婷抓著我的肩膀前後地使勁,把我再次搖回現實。
「沒~有~勒~」這句話帶著顫抖的感覺。
「我想也是!不然依妳的個性,現在的妳一定會抱著被被睡地板。」婷自言自語地說。
不過婷真的很瞭解我,如果自己喜歡婷,自己一定會抱著被被睡地板,不然一定會睡不著。
 
經過昨晚的come out ,今天一出門,婷還是像以前挽著我的手。我轉頭對她說:「我喜歡女生喔!」
話一說完,肩膀被婷狠狠地K了一下:「妳煩不煩呀!以前不都這樣牽。幹嘛!現在這樣牽就不行嗎?妳再說一次,我就會生氣不理妳。」
「呵~呵~呵~呵」自己看了婷一眼裝死傻笑著。
婷看了我一下後笑著說:「妳呦!就只有耍白癡裝死最厲害啦!」
自己低著頭持續傻笑著。被婷拉著走進百貨公司陪她逛街。
那天婷幫我選了二件比較亮色的衣服對我說:「別一天到晚只穿公司制服或深色的衣服嘛!妳穿紅色的衣服還比較好看。」
隔天自己穿著新衣服上班,同事見到直說好看。是衣服的影響吧!自己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很多,真是超感謝婷的。
跟婷出櫃後,自己跟她的感情有增無減。每個週末都跑到台北找她,跟她四處去玩。
有個週末跟婷一起吃飯,婷突然對我說,她媽問她是不是跟我「在一起?」我乍聽到時忽然心頭一驚,帶著點惶恐不安問婷:「妳媽她不高興嗎?」
婷笑了笑說:「我就反問我媽,如果我跟妳在一起,她會怎麼樣?」
「妳媽怎麼說?」我很好奇婷的媽媽會怎麼回答。
「我媽她竟然說,沒關係呀!至少不會未婚懷孕。」婷開心地笑著說。
那是什麼答案呀!自己那顆屬於單細胞的腦袋還真的搞不懂。
我還是開口問婷:「妳媽怎麼會突然問妳這個問題呀?還有妳媽的回答我真的不懂?」
「還不就常跟妳出去,我媽打電話來我都會跟她說。我跟妳去那裡那裡,完全沒提到我男朋友,所以我媽才會突然問我。至於我媽的答案嘛?我也不知道,也懶得再問下去,不然下次再幫妳問囉!」婷邊吃邊說邊把我的提拉米蘇給吃完了。
自己那時候跟婷真的是膩在一起,膩到婷的男朋友吃醋,婷還要安撫她那在外島當軍官的男朋友。
後來自己談了戀愛,婷是我的軍師,是幫我善後的恩人。每次耍冷耍得太過份,或是單細胞腦袋思考的不夠深入,惹得女友不高興,婷總要幫我去跟女友解釋。
有次週末拿著夜幕低垂的VCD去婷那一起看,看完了二人躺在床上,婷忽然開口問我:「跟女人做愛是什麼感覺?」
我被她的問題問到愣在那裡不知該如何回答。自己轉移話題地反問她:「那跟男人做愛的感覺是什麼?妳先說。」
婷大方地說出她跟她歷任男友的做愛過程,自己聽得在那裡狂笑不已。
「夠了哦!妳笑得未免太誇張了吧!」婷有點生氣的語氣,但對我卻不具任何威脅。
「該妳啦~」婷用力地搖著我,試著把我搖回正常裡。
「我~我~還~還沒做過耶~」自己結結巴巴地說。
自己話一說完,婷用那高八度的語調:「不會吧!妳們在一起快一年了,妳或她誰是基督教的?」
「不是啦!只是時機還沒到。」自己找了個理由當作是藉口。
「什麼叫時機還沒到?幹嘛!妳還要看農民曆挑黃道吉日啊!還是妳需要一個老師呢?嘿!嘿!嘿!」婷的最後一句話裡充滿了看好戲的口氣。
「唉呦~就是~就是~就是~」自己就是就不下去。
婷火大地說:「就是什麼啦!」
「啊~不就~不就~不就~不就是」自己還是不知該怎麼說出口,是自己笨到連女友的暗示都聽不出來。

我的搖搖女好友(下)

 

<我的搖搖女好友>一篇出自<<我的好友異性戀>>一書
作者:阿華田
作者小傳 : 阿華田
1975年A型巨蟹座。體型與星座名中字相呼應。看過我的人都認定我是T,目前唯一認定我是P的是前女友,所以自己是T還是P也沒那麼重要。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