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搖搖女好友(下)

 那是某個星期六的下午全家只有女友和我在。我們坐在沙發上看著我跟同事借的卡通-頑童歷險記,自己看到哈哈大笑。而女友此時正抓住我的手,在玩我那肥肥短短活像鑫鑫腸的手指頭。不一會女友親密的靠在我的肩上輕聲的問:「妳都不會想嗎?」
那時自己先看了一下時鐘然後轉頭回答:「不會呀!」
女友又問:「為什麼不會?都這麼久了。」
自己再一次確認時間,用很肯定口氣:「下午2點多才吃午餐,現在不過才5點,肚子當然還不……」
話還沒說完女友氣到對我大叫:「妳這個大豬頭!」
眼睜睜的看女友氣呼呼的走回房間,狠狠地將門關上。「碰!」的一聲讓我趕緊把電視關掉,走到房門前用那溫柔到不行的聲音:「那~妳是要吃飯還是吃麵,我煮給妳吃好不好?」
不說還好一說女友反而更生氣的開了門:「曾大華!妳再給我裝肖唯耍白癡看看。」女友的話說完就再把門給關上,可是自己還是搞不懂。心中很多OS,自問自己難道是女友想吃別的,那是義大利麵、牛排還是什麼?在自己還沒弄懂時電話突然響起,是雯打電話來。自己不等她開口就把這個讓自己棘手的問題丟給了雯,雯一聽完就是一陣狂笑。
「妳笑完了沒有?吃飯、吃麵有這麼好笑嗎?」我的語氣充斥著一股殺氣。
「我男朋友如果像妳這樣,一定被我趕出家門。」雯把那笑聲收小了點,但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是聽得出來她是強忍著不笑出來。「妳女友是在暗示妳想不想跟她更進一步的發展更親密關係,她想跟妳愛愛呀!哈!哈!哈!」雯說到愛愛那二字就再也忍不住地大笑出來。
「懶得理妳!」把電話給掛了後才想起還沒問雯打電話來有什麼事。
    自己終於懂了女友所指什麼。
    帶著緊張與興奮的心情走到門口 :「妳用的暗示太深奧了人家聽不懂,以後用白話一點的啦..人家現在想..」話才說到一半門突然打開女友站在面前雙手環抱在胸前:「來不及了!機會只有一次。妳老妹打電話來叫妳去車站接她。」
    「不管啦!那次不算。妳現在再重新問我一次。」我邊耍賴心裡邊暗罵老妹。
女友看我耍賴著不去也笑了出來:「好啦!先去帶妳妹妹這樣才乖哦!」
    「不~」要字還沒說完女友親了自己一下:「乖~回來再給妳糖糖吃哦!」可是那天自己還是沒吃到糖。
 
「啊!不就什麼啦!」婷像熱鍋上的螞蟻,而自己卻在那邊想邊傻笑。
「啊!不就~不就不知道怎麼開始。」決定用比較不讓自己覺得是白癡的方式說,但一說完臉就紅得像紅龜一樣。
「哈!哈!哈!妳會不知道怎麼開始啊!我有沒有聽錯?」婷語氣中滿是嘲笑意味。
「啊!是不行呦!說跟做不同呀!我只是要證明古人所說的『起而力行』和『實踐』的重要。」自己硬要把劣勢給拗回來。
「再掰嘛!再拗嘛!要不要我教妳呀?」婷一副要我求她的樣子。
「不用。以我的聰明才智和高領悟力絕對沒問題。」自己死不認輸的語氣。
「好啦!不跟妳開玩笑了。說真的,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要說一下,能幫的我一定會盡力的。」婷拍了拍我的肩膀。
 
 
「婷我在妳家樓下,幫我開個門。」對著對講機我語中充滿了興奮。
「幹嘛突然跑來我這裡,明天不用上班嗎?」婷開門一見我就問。
「請假囉!我這週末要跟女友去玩。」我蹦蹦跳跳的進門然後一躍到沙發上坐下。
「那妳現在來我這兒幹什麼?」
「啊~就想請教妳一下那個、那個..還真不好意思說出口。」
「呦~怎麼開始對不對?」
「十七年的情誼果然不是蓋的。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只有婷一人。」
「就只會耍嘴皮子!那還不進房間。」
「幹什麼進房間?」臉上出現了很多問號看著婷。
「唉呦呦~沒想到妳這麼敢,第一次就想在客廳。」在還搞不懂婷的話就見婷走到我面前跨坐在我腿上,把自己的眼鏡拿了下來雙手捧著我的臉:「第一要深情的看著對方…」
「這不行啦!」
「為什麼不行?」婷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我那麼重她那麼輕,若我坐在她腿上這樣太殘忍了。」
「妳是智障喔!誰叫妳坐。妳不會拉她過來坐。」
「哦是這個意思,那我知道了。可是一下就把人拉過來會不會~會不會太快了!」
「曾大華!妳再問一次白癡問題妳就倒大楣。前段妳自己安排呀!難不成要我從頭交到尾嗎?」
「啥!不是從培養氣氛開始交,那我知道了。繼續呗!」
「製造浪漫妳不是很在行,我從實戰開始教就好了。」
「那要不要先洗澡…」看著婷用那杏眼瞪著我自己趕忙轉口:「好!好!好!我自己決定。」
「嗯!知道就好。乖~第一步就是要溫柔深情的對她,說些情話但是不准說冷笑話知不知道?」
「嗯!」自己死命點頭表示明白婷所說的。
「然後…」婷很有耐性一樣一樣教我。有時還親自披掛上陣指導著自己如何讓另一半享受愉悅的性愛。
「要好好加油!回來一定要跟我說。」隔天離開婷家臨走前婷給了自己鼓勵,雖然後面那句是有點想聽八卦的意味,但看在她上次已經對我說這麼多,自己總也要回饋一點吧!
 
婷,我認識十九年的好友,不因自己愛女生就對自己不一樣的朋友。她給了自己莫大的信心與勇氣,讓自己勇敢的去面對自己。真正的朋友不該是如此嗎?除了分享快樂還願意與妳分擔生活的一切悲傷或煩惱。2005年六月,她即將步入禮堂成為別人的新娘。婷找了自己當她的伴娘,卻允許自己可以穿褲子。她的體諒反而讓自己覺得過意不去。為了她-我的好友,自己決定為她穿一次禮服、留一次髮,當作是她的結婚禮物。把這個決定告訴婷,婷卻在電話的另一端大笑: 「那妳老爸會不會在台上狂笑到沒辦法幫我證婚?」
「這個嗎?」自己已經可以想像到老爸在台上憋著不笑的樣子。就像上次小孟結婚,自己不過只是穿個裙子當陪嫁,老爸就笑到不行。這次還是穿禮服,以老爸的個性一定會更毫無忌憚的狂笑。「嗯~嗯~」自己實在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沒關係啦!華!妳還是穿褲子好了。我可不想像小孟一樣笑到妝都花了。哈!哈!」
「好啦!我可是很犧牲耶!別人出錢要看我穿裙子還看不到,現在要特別為妳穿,妳還嫌我。」有點不平衡的說。
「好啦!別生氣。我只是不想妳為了我特地改變自己。我喜歡的妳是現在的妳,留不留頭髮、穿不穿裙子都不那麼重要。誰說伴娘就一定要穿裙子,我的婚禮就是要與眾不同,伴娘全都要穿燕尾服。妳聽到了沒有?不過只有妳一個伴娘。呵~呵~」婷的笑聲從電話那端傳來,自己也跟著婷哈哈大笑。
婷總是那麼為別人設身處地著想,能夠認識婷真是一件幸運的事!
 
 
<我的搖搖女好友>一篇出自<<我的好友異性戀>>一書
作者 : 阿華田
作者小傳 : 阿華田
1975A型巨蟹座。體型與星座名中字相呼應。看過我的人都認定我是T,目前唯一認定我是P的是前女友,所以自己是T還是P也沒那麼重要。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