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非關道德 只管多寡

        寶貝學弟J從美國回台渡假,約我們一起吃晚飯。他還找了另一個寶貝學弟S,以及另一位朋友W,還有他的國中同學C。
 
  總共六人,除了C之外的其他人都是同志。
 
  大家平常都忙,跟這一票Gay朋友好幾年才能見上一面,所以我們心情十分之愉快。出門之前女友不斷地換衣服,試著讓自己看起來瘦一點。
 
  「他們見到我一定會說我又變胖了。」女友嘟噥著,她跟這票Gay可是好姊妹淘呢。
 
  我們很高興地去吃麻辣火鍋,邊吃邊聊,因為在座的Gay都是可愛的妹子,席間話題十分之「女人」。從大家的近況聊到減肥用的藍色小藥丸,還有香精油、塔羅牌跟保養品,要是光用聽的肯定會覺得是一票好姐妹在話家常。
 
  寶貝學弟J在美國考到了專業護理師的執照,跟我們聊起他幫病人擦身體打針灌腸等等趣事,講得有點黃,大家聽了直笑。寶貝學弟S更絕,不知怎地講起自己在軍中的性事,我們真的笑翻了,其實Gay當兵有時候頗辛苦甚至有點辛酸,但他們多半會很陽光地把這辛酸轉化成笑話。
 
  Gay很敢講黃色笑話,不過真的是黃得好笑,一方面是知道講的人是Gay,再來他們都是開自己的玩笑,儘管一樣生理性別是男性,但Gay的玩笑話跟異性戀男生以侵略攻擊女人為主體的黃色笑話完全不同。
 
  大家天南地北閒聊時,寶貝學弟J會體貼地跟在座唯一的異性戀C,解釋著話題中不斷出現的同志專有名詞形容詞甚至同志運動議題,比如說『熊族』、『小飛俠』、『白豬』、『妹子』、『T』、『P』、『同志驕傲日』、『石牆事件』等等。C很努力想跟上,偶而接了幾句話,不過不太好笑也不太搭拍,很明顯地,這跟他平時與異性戀朋友們聚會聊的話題完全不同,現在的他彷彿置身於另一個世界。
 
  飯後學弟們還要去Gay Bar玩耍,所以我們就散了。
 
  在捷運站裡道了再見,女友看著C的背影說:「他今天是弱勢團體。」
 
  「對呀,我們都是同志,只有他一個異性戀。妳看他都插不上話,儘管我們聊的話題其實很家常。」我說。
 
  「可是妳看,我們平常在跟異性戀朋友聊天也沒有障礙呀。」
 
  「那是因為我們從小就活在異性戀為主的世界,但異性戀並無法相對地得知許多關於同性戀的知識跟常識,就像我們也對原住民族群跟其文化瞭解太少一樣。」
 
  「所以這根本無關道德或甚麼其他的,而是優勢弱勢的分別。」女友突然說:「如果今天全世界有90%人口都是同志,異性戀就變成了少數族群,處境應該也會很為難很辛苦吧!」
 
  我嘻嘻笑了起來,想像異性戀在Come Out時的情境、想像新聞報導跟現在整個立場反轉,新聞描述都要加上『異性戀』三個字的狀況、想像當同時有超過三部異性戀愛情電影上映時,網站上就會有人說:「怎麼又是異性戀電影?煩不煩呀!」頓時覺得有趣又諷刺。
 
  同志只是弱勢,一如社會其它少數族群;異性戀跟同性戀一樣正常。只是我們處在群聚的社會,而偏偏這社會以異性戀為主流,整個體制從教育到價值觀都以異性戀思考為出發點,所以同志就變得不太有立場的樣子。
 
  所以我同意這說法,這根本非關道德,而是數量的多寡問題罷了。
 

(AD. Lin: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拉子三缺一】 (www.helloqueer.com)主持人、2009台灣同志大遊行(http://www.twpride.info/)主持人)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