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真愛確實存在

文/草莓圖騰

如果這是失去愛情以後的結果,那麼我永生永世都不要愛人或是被愛。

我其實不是一個很勇敢的人,我怕黑、怕痛、怕鬼、怕羞、怕受傷、怕失去心愛的人,害怕的東西多如牛毛,只是忍耐功夫驚人,可以咬緊牙關死命忍住,不至於表現出真正的情緒來。而且很多時候是前有追兵後無退路,只得硬著頭皮跟心腸頂住上,反正怕死亦無用,神經繃到極點以後啪一下斷掉,看起來就像是毫無所懼的勇士,不,其實是怕到極點了崩潰掉,無法正常反應,才面無表情的。
又記仇,受過的傷害常常留下永恆的疤痕,深刻的陰影,不用等到上大學修過心理學的學分,一直都很知道自己的心態不甚健全,很有一點issue(註4),我對陌生人頗為戒慎恐懼,不輕易相信任何人,一輩子都努力的從愛情身邊逃之夭夭,盡己所能的避開愛與被愛,無法給予任何承諾,也不想要任何人的保證,我喜歡「輕」一點的約會,沒有允諾,沒有未來,沒有沉重的感情,因為,只要不認真,就不會有眼淚和傷害,只要心留置自己胸膛,就沒有誰可以打碎它,是不是?

電影裡面說,最美妙的事情就是誠摯的去愛與被愛(註5)。我從未質疑愛情的威力,那是使山崩地裂、海枯石爛、天搖地撼、整個世界變成玫瑰色或是整個宇宙化為麡粉的大能,同時,也是可以造就或是完全毀滅一個人的力量。
寬哥跟雲姊並不是唯一的一對,在失去一方以後,另外一個也等於被毀滅,另外一對就是我自己的父母親。

他們也是經過抗爭才得以結合的一對,兩邊家人都嫌棄對方家境貧寒,幫不到彼此家庭,媽媽在出閣的前一個晚上還被大舅舅持菜刀追斬,她赤著腳倉皇的逃出家門,衣服什物還是外婆偷偷送到旅社去的。媽媽直哭了大半夜,第二天拍結婚照時眼皮還是腫的。

我父母親感情非常好,相愛彌篤,印象中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爭吵,起碼我從來沒有聽過我母親提高聲音說話,父親對母親是既愛且敬、言聽計從的,母親則很徹底的奉父親為一家之主,雖然我其實覺得我們家真正的主宰是我母親,因為爸爸什麼事都會跟媽媽商討,最後採用的通常是媽媽的意見。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