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Thank you for loving me

計程車的收音機,傳來一首歌,我聽著聽著眼淚撲簌簌直流,在我失戀的季節,那是Sheryl‭ ‬Crow的〈Are you strong‭ ‬enough‭ ‬to be my man‭?‬〉

唉,像我這樣的女人哪,要愛我,還真需要強壯的勇氣啊。
我當時這麼想著。

所有嘗試要討好我的男生,他們一定會微笑著說:「妳好可愛,可以當妳的男朋友,一定很幸福。」
而所有身邊了解我的哥兒們,他們總是看著我,搖搖頭,說:「妳啊,就是一個大災難,誰跟妳在一起誰倒楣。」

所以我總是在曖昧發生的初期,就會老老實實地跟男孩兒說:「跟我當朋友絕對會比當我愛人來得輕鬆快樂喔。」
有些人就這麼嚇跑了,也有的人,抱著無比的自信,繼續向前衝。

於是,我的男人,在牽著我的手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時候,至少要被我那些牛鬼蛇神的,超過20位的哥兒們,用酒醉含糊不清的嗓門吼著:「小米是我兄弟喔,你要是敢欺負她,你就完蛋了。」
一個個張牙舞爪的面孔在他面前晃著晃著。
伴隨著一杯接著一杯像過關遊戲一般的tequila shot,這樣的歲月大概要維持半年左右,在他們完全認定男人之前,還是三不五時地上演著這樣的戲碼。
我不負責任地在一旁哈哈大笑。

接著,龐大的哥兒們群,發動鋪天蓋地的人際網路,上山下海蒐集來男人所有的過往情史,總是一付神神祕秘的樣子,把我獨自約出來,慎重其事地曉以大義,要我小心這個男人。

這關過了之後,要迎接的就是免不了在街上路人的指指點點。
男人說:「每次跟妳出去,大家先看到妳,然後馬上會用檢查的眼神‭,‬從頭到腳check我,那感覺很差。」
我說:「喔。那我也沒辦法呀。」

除了這些外在的障礙之外,當然,當他開始發現真正的我的時候,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在外的開朗,成了在家的放肆。
在外的甜美,成了在家的黏膩。
在外的時尚,成了在家的那碗吃不膩的泡麵。
在外的美麗,成了在家那張總是敷著面膜的臉。
在外的笑容,成了在家多愁善感的眼淚。

去年在朋友的婚禮當中,聽到那位認識十幾年,也曾經荒唐的新娘,跟小她七歲的老公說:「Thank you for marrying me」的時候,我想,是啊,如果有一天,有人可以好好地愛我,我一定要謝謝他。

謝謝你不顧一切的愛我。
情人節快樂。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