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錢沒錢少點壓力好過年

文/海綿寶

農曆春節就剩幾天,眾家姐妹即將四散,下鄉的下鄉、出國的出國、飛回傳統的家庭當中,演一段一年一度的親情大戲。同志不就是這樣,出櫃的怕回家歡樂團聚長輩親戚的狐疑眼光,沒出櫃的又怕沒個幌子,話題枯燥演技不好,被問起何時結婚?
當場面紅耳赤,歡喜年節變尷尬夢靨,我說:「同志呀同志,為何在藝術表演上總是有不錯的成績,原來從日常生活中就有在訓練的了呀…」

姐妹裡,農曆新年就屬阿倫最焦躁,阿倫是個100分派對天后,從KARAOKE吧到大型電音趴,從純的喝酒聚會到充滿情色的家庭小聚,有了他整各場子就熱了起來(當然是在有男人的情況下,而且要「熊」)你也知道農曆年的春節,台北百無寥賴。

舞廳不開、帥哥不在,更苦的是要回屏東老家,上演一段農家子弟衣錦還鄉的團園劇。每當過年,我們好友間都不知道要接到多少通來自屏東的呼喊:「我好無聊喔!快救我!」

但弔詭的是親朋好友中離家最遠,最愛抱怨的他,也是對家裡付出最多的人。上一代留下的沉重債務問題,讓他放棄了開業,甚至與外國男友出國生活的計畫。年近四十的他,偶爾在酒醉過後大聲問道:「是為自己活?還是為了家人而活?」

為什麼種種傳統無形的枷鎖,讓他綁手綁腳,不能自在的飛?

過年到了,這種感觸更深。
不只他,我們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