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一個除夕跑三攤

Share

文/貝莉

Advertisement

每年過年我總是很閒,不是在家看電視、睡到翻過去,不然就是出門喝酒打牌,只是,每年除夕夜我總是忙得分身乏術。

為什麼呢?

一般人只要吃一次年夜飯,但我卻要吃三次。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同樣的經歷,但在現今的社會,父母異離似乎也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是的,因為父母從我幼稚園就離婚的關係,所以每年除夕夜,從下午五點開始我就要趕場。晚上六點要到爺爺奶奶家吃飯闔家團圓吃到十點,十點之後就要趕去外婆家跟媽媽還有外婆一起吃晚餐。

很多人一定覺得很奇怪,初二回外婆家就好了,為什麼還要奔波?
不過我正巧處於一種很尷尬的狀態,我到小學三年級之前是爺爺奶奶帶大,小學三年級到成年後,就是跟媽媽住在一起。

要我眼睜睜地看媽媽一個人無聊的過節我也捨不得,但爺爺奶奶的團圓又很重要,所以…我就必須面面俱到,這不是大家想像的偶像歌手跑跨年演唱會這麼簡單。同樣,兩邊的年菜也要吃。

爺爺給的雞腿要吃、外婆給的蹄膀當然也要吃。奶奶給的甜年糕要吃、媽媽給的發糕當然也要吃。還有我自己無法克制的烏魚子跟蘿蔔糕。一頓年夜飯吃下來,比起平常多了四倍以上,還是要堆滿笑容誠懇地說好吃。因此每次吃完之後總是頭昏腦脹,對長輩們雄厚的「愛與關心」無法負荷。

所以每次吃完兩輪年夜飯之後,我總是要享受一頓屬於自己的年夜飯。就是去我愛去的小酒館跟認識十多年的朋友們相聚共渡。

到了小酒館,當然就不用大吃大喝(但開始大喝酒,哈哈),不過廚師會端出準備好的火鍋(這時我總會大喊我要肥死了,但過陣子又忍不住貪嘴繼續吃),朋友們喝點酒、賭賭博,而這些朋友,是我從念書時代開始,父母親戚以外的另類家人。

也許正因為這樣,我特別喜歡農曆過年,雖然要一整晚趕攤不停,可是只有農曆年會讓我特別感到家人的凝聚力跟溫暖。跨年時的派對讓我感到華而不實,但是農曆年大家圍在一起吃飯、喝酒,在世界各地工作的老朋友們相聚,讓爺爺奶奶、外婆以及父母們分別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
所以即便今年過年陰雨綿綿,我還是在除夕當晚,樂此不疲的趕攤,當然,明年、後年、大後年也會如此,而若有天結婚,我可能會變得一整晚要跑四攤,或者是忙碌不堪的除夕夜,會變得忙碌不堪的大年初二。

只是一個年過去了,農曆年,總會讓人覺得有新的開始。

Advertisement
貝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