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女人三怕我不怕

文/亞美將

怕老、怕醜、怕孤獨,我可以說我都不怕嗎?

 
我國小三年級以前的時期長得是超級可愛(沒錯,就是老王賣瓜),但是隨著歲月長大,我的外表也跟著年齡數字增加而走樣了,可是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卑,因為我的同學人很好寫卡片給我都會寫『美女收』 (根本就是樂觀過度和被同學溺愛),大家都認為外表不是重點,個性好相處就優點,所以我一直不認為長得比較美就會比較快樂,我猜想是不是居住在陽光普照南台灣的原因,所以我的個性一直很開朗。

我記憶中童年看過一本『腦筋急轉彎』的小方冊,裡頭有一題問:『兩個女人同時在台北街道走著,突然一陣風吹來,如何分辨哪個女人是台北人?』

結果你們知道翻到下頁,書上怎麼形容嗎?

書上的文字敘述大概說:『手趕緊把裙子向下遮的是南部人,手趕緊扶著髮型的是台北人。』到現在我還是對這則故事印象深刻。(←我知道我離題了。)

回歸到正題,在我還沒北上的時候,我一直認為我是漂亮的,我是美麗的,因為我周圍的人都沒有人覺得我醜,自然而然我也認為我就是很漂亮,也不知道那時候在跩幾分之幾,不知道宇宙給了我多無限的自信心,所以直到上台北工作後,讓我大開眼界,每個人瘦得跟紙片人一樣,而且他們手上拿著麥克風,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隨便唱都好專業(因為發音咬字清楚),打扮也一個比一個時髦前衛,講話也一個比一個俐落,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和居住在台北的人有很明顯的落差(文化、穿著、談吐等)。

我心想既然來到了台北,我就要融入這個忙碌的社會,我開始勤奮專注於打扮,穿著也依樣畫葫蘆的模仿,一開始還抓不到訣竅,搞出來的樣子還是很掉漆,後來我發現,不是打扮品味的問題,是身材的問題,於是我開始刻意努力減肥,也剛好正值失戀期,我在那一個月狂瘦了12公斤,好不容易瘦了,我的樣貌才開始和台北背景結合。(但我的心還是一樣的純潔無比吶)

前些時候也和一些朋友聊到這個觀點,一些本身就居住在台北的女性朋友認為我是神經病,甚至還說一昧地去模仿只會讓自己失去獨特的原味,啊!果然,一與驚醒夢中人吶!我突然間覺得,似乎、彷彿、好像是、可能、也許、大概乎,不到一個階段,就不會有某種轉變來提醒到那達那階段。

後來在台北討生活的日子裡,也遇到了不少一些人,那些人讓我近年來發現只在乎年齡與美醜,聊得都是一成不變的虛榮內容,所以我最討厭人家開口第一句話是稱讚外表的話,好比:『妳皮膚看起來好好喔!』、『妳看起來好瘦喔!』((就算不是稱讚我,我的OS都會反白眼:哪有哪有,亂講亂講!))

與其讚揚外貌我還比較喜歡人家稱讚我家的狗很可愛,我手上戴著戒指很性格,甚至有人對我說:『妳化妝的時候比較美!』我也覺得很動聽,因為我認為這是在稱讚我的化妝技術啊,沒錯,我喜歡聽到人家稱讚技術層面的話。(讚美外表是OK的,只是不要每次碰面的開場白都一樣就好)

說真的,做自己最舒服,不管是有牌子或沒牌子的東西,只要自己戴的、穿著、用的舒服什麼都好,並不會去強迫追求某樣不適合我的東西,然而說到強迫,我直接聯想到以前我也有反骨性格時期,大約在十幾二十出頭的時候比較喜歡熱鬧,還會勉強自己去做一些看起來表面很完美但實際上是完全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就拿聚會這件事情來說吧,有些朋友總會在嘴上說:『好久沒碰面了,要不要我們大家約一約一起來碰個面啊!』然後就沒下文了,是的,通常別人一句無心的話,我就可以瞎忙很久。

以我四海之內皆兄弟姊妹的性格,又非常雞婆的喜歡東約一群,西約一掛,通常在約這種聚會的時候都會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因為有些人這個時間不行,那個地點太遠,橋到最後搞得好像我是『召集人』變成我像在揪我的生日趴。

直到前年我家的寶貝狗生病了,我的性格也跟著轉變了,我發現群聚不比獨處快樂,我開始注意身邊更細節的事物,就好比我一個人在家可以有更多時間陪伴我的狗兒們,有更多時間看書、DVD甚至關心家人,我不再是每個週末放假就一定要去夜店放縱,然後隔天拖著疲憊的身軀一邊打哈欠、一邊趕稿、一邊覺得自己命很苦。

問我喜歡不喜歡變老?喜不喜歡變醜?喜不喜歡變孤獨?

我一定說不喜歡。

但問我怕不怕,其實我一點都不怕,因為我向來就不是個會讓人擔心的孩子,我很會自己找樂子,因為我認命。

亞美將小叮嚀:適時的與外界接觸有益身心健康!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