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Where Have All The Cute Boys Gone?

文 / 靠右停 
 
手上拿著一疊好人卡,像傳單般發送的適婚輕熟女,忿忿不平的嘟嘴撒嬌,「帥哥不是都已經死會結婚了,就是只能當姊妹淘的Gay!」

Gay卻慾求不滿的翻白眼埋怨,「誰說的,明明所有帥哥的器官,總在關鍵時刻被發現,沉迷繾綣妳們女人的胸前,耳後,手裡,腿邊,臀下,床上!」

So, Where Have All The Cute Boys Gone? 單身熟女與Gay盡釋前嫌的含淚相擁,異口同聲嘶喊出這個史上最大疑問。

暫停!等等,我看到後面倒數第三排那位白T恤的七年級弟弟舉手發問,「為什麼要用這句英文呢?是什麼意思呀?」

沒問題,這句英文最直白的中譯就是「帥哥都死去哪裡了呢?」

會想借用這問句,是因為今天聽到電台DJ很有sense的播放了我心目中永遠的天籟美聲,齊豫的「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這是二次大戰期間一首經典反戰歌曲,原作者是Pete Seeger(1955),改編者是Joe Hickerson(1960),之後被眾家歌手翻唱,歌詞簡單藉由「花」「少女」「士兵」「墓園」四者充滿甜蜜卻悲情的輪迴關係,來譴責戰爭的無情,以及讚揚自由與愛情的可貴。

有空請大家務必去聆聽,然後心領神會一下,拜託。

沒想到半個世紀後,看似安逸的非戰時期,愛情卻成為我們前仆後繼的主戰場。

遍體鱗傷卻執意奮勇向前的同時,有時連喊累或掉淚的短暫片刻,都必須繃緊神經故作鎮定,不敢輕易鬆懈。

怕的只是,曾經敏銳的Gaydar就此搜尋不到目標,又或鎖定的對象,突然從GPS上消失無蹤。

So, Where Have All The Cute Boys Gone? 在同志圈打滾超過10年的我,翻開盡是尖酸刻薄字眼的不負責任觀察筆記:
————————————————-
不在Gay Bar裡→
那裡滿佈「雙ㄎㄨㄥˇ」足跡,恐龍與孔雀。
其貌不揚的是恐龍(不好意思,有點失禮,但您可能是別人的天菜);爭奇鬥豔的是孔雀,穿著名字很長的整組名牌,忙碌穿梭pub各個角落,專業驕傲地展示自己手中永不見底的酒杯,以及勉強維持一整晚不自然的燦爛假笑。
Where Have All The Cute Boys Gone?
白天在運動場上揮汗如雨的陽光運動型男,深夜此時應該早已累得呈大字型(或太字型,歐耶!)癱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吧,哪來的精力盛裝打扮,準時出席在Gay Bar閒晃,讓你有機會對他施展媚功。
————————————————-
不在公車或捷運上→
這邊只有「3歐」:歐巴桑,歐里桑,以及OL。
大夥兒總是默契十足的用空洞眼神,望向同一遠方,不然就是低頭或仰頭張口閉目養神,運氣好時,還可看見OL使出渾身絕技在搖晃車廂內,對著鏡子拉長人中,忙著上妝。
Where Have All The Cute Boys Gone?
上班族帥哥,此時應該都是悠閒帥氣的開著房車騎著機車,狂飆穿梭在街頭巷尾,永遠與公車及捷運上的我,抱持著如平行線般的不可能距離。
————————————————-
不在虛擬網路中→
同志交友網站照片的兩大主流,不是對著鏡頭擠眉弄眼歪嘴吐舌的傑尼斯系飄飄髮花美男,就是衣不蔽體坦胸露臀下體激凸的斷頭肌肉熊男。
好不容易撇見的可口菜色,又會質疑他們其實是冒用假圖來騙人氣的心機鬼。
有沒發現,連「無名小站」首頁「無名精選正妹相簿」隔壁的連體嬰好朋友「無名精選型男相簿」,在數月前都已悄悄改成「無名精選人氣相簿」,難道帥哥已經彈盡援絕到必須與可愛的嬰孩,貓狗,美食或風景,輪流值班,才能勉強應付我們這些阿宅網友的超大胃口?
Where Have All The Cute Boys Gone?
高挑有型的帥哥,應該早被星探捧著錢發掘簽約,被規定只能出現在電影,廣告,偶像劇,音樂MV,以及報章雜誌的氣死人緋聞裡,哪來的時間自拍美照,費神上傳網路,渴望多認識一些如我這般通俗的新朋友?
要不就是早被另一半封鎖住所有網路可能對外聯絡的求生呼救管道。
————————————————-
So, 到底Where Have All The Cute Boys Gone? 解鈴還須繫鈴人,我想齊豫的另一首經典,可以為這題目作個完美的註解與Ending,「Whoever Finds This, I Love You」。
沒錯,各位路過的英雌&好漢們,如果有發現任何帥哥經常出沒的時間與場所,可否撥冗在下方「回應文章」告知一聲,好嘛?愛你喔。
Whoever Finds This, I Love You! Who? Who? Who is next?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