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停機90天

文/貝莉

跟上任男友分手後,我突然興起停機90天的念頭。
我知道,這個論調很容易讓大家想歪,畢竟在電影《停機40天》裡,喬許哈奈特先生,就是挑戰40天不上床、不DIY。

但我真的不是在講上床這件事。

我那才華洋溢專門、出版有質感不俗氣的情色文學總編輯朋友,乍聞我的新目標,萬分埋怨地說:「我前幾天才跟朋友說台灣年輕人已經都不做愛了,怎麼現在連妳都這樣?」

台灣年輕人有不做愛嗎?
我聽了十分不贊同,明明每次跑出去飲酒作樂時,都看到滿坑滿谷的曠男怨女眉來眼去打算今晚癡纏一起,我明明老是接收到人夫人妻的偷吃懺悔,當朋友的墊背好讓他/她瞞著女/男朋友去劈腿。

台灣人哪有不做愛,頂多是清粥小菜沒有大動作演出。
台灣人怎麼可能不做愛,在保險套公司的調查裡,我們不是還名次領先嗎?

但我不是說了不要講上床這件事嗎?怎麼一談起性還是滔滔不絕?

總之,後來我義正嚴詞地告訴我的總編朋友,我說,我講的停機九十天,是在這九十天內不戀愛、不上床、不約會、不過還是會跟男生朋友出去。」

「妳這樣是作弊吧!」他大聲抗議。
「先生,『約會』這件事,是定義在男女雙方想跟彼此到床上翻滾的基礎下。」
「好吧,算妳說的對,但這樣意義在哪?」他問我。
「跟吃素淨化心靈差不多吧!」我的回答讓他失笑。

也許這很可笑,不過我倒是正正經經的思索這件事,可不是之前寫了徵友十一點條件而爆紅的「網路正妹」,說要好好觀察對方一個月,三天後就喊人家叫「老公」,然後不到二十天就分手。

從「網路正妹」(不要問我正妹在哪,這是反諷法)的感情點滴,一輪一輪快速短暫的戀情裡,我忍不住開始思考,在這汰換的中間,我們是不是迷失了自己。

當晚,我與剛結束一段婚姻的朋友哈利聊天,哈利剛準備要離婚時看起來很不快樂,想放又放不下,過了這段時間後,他開始跟一些女生約會,在失眠的夜,他MSN訴說一個離婚男子對單身女子的感觸。

「我約會的那些女生,有年輕的、年紀大的,有乖巧的、事業心強的,可是她們想表現地落落大方、若無其事,但還是不自覺透露出想安定或者是渴望幸福的樣子。」
「這樣不好嗎?」我問。
「也不是不好,只是一段又一段戀情下去,腦海裡只想著『渴望幸福』,那麼自己究竟跑去哪裡?」

是啊,自己究竟跑去哪裡?
我們總是在一個擁抱逃到另一個擁抱裡,或是一個約會到另一個約會下去。  

Tags : hot issue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