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職業婦女真難為

文/陶晶瑩

一年一度的國際婦女節又到了,有趣的是,台灣取消了這個節日。
其實,聰明的台灣女生,想來也不並不稀罕多一個或少一個節日;因為,比較重要的是女人在一個社會受尊重與否。
身在台灣的女人,確實享受到不少權利:受教育權、工作權、選舉權……等,但這些本來就是每個人生而享有的權利,所以,也沒什麼值得炫燿的。
在台灣,有女警、女飛官、女黨主席,甚至有過女副總統。職場上的女CEO、女總裁比比皆是,看來一片世界大同的景象。
但是,台灣政府還是有許多不夠體諒女人的地方。
譬如說,獨身的問題。
女性專注於工作,遲遲未婚,甚至抱獨身主義的大有人在;在許多社會學家警告高齡化時代來臨即將消耗許多社會成本的同時,請問,政府意識到有多少獨居女性的醫療、保健問題,甚至是臨終照護?
我的女性友人們已經發起自力救濟,說如果一直找不到伴,便要相約住在同一棟「姑娘樓」,好讓彼此有個照應。
我想起了去年在上海看到的一則新聞,一位獨居老婦無親無故,死在自己的家裡,一直到屍體腐爛,骨頭膠質都沾黏在地板上,才被一位闖進的小偷發現……
職業婦女也有太多苦衷。
日前英國倫敦街頭有一幅巨型廣告,上面大剌剌地寫著:「職業婦女不是好媽媽!」不知道是哪個白痴公然挑釁,但卻也一語道盡職業婦女心中最深的恐懼─事業、家庭兩頭燒,沒人會把小孩教養不好的責任怪到父親頭上,大部分還是怪罪於女人。
政府說,生三個小孩補貼三千元,真想罵髒話。
我們家的胖兒子十天喝一大罐奶粉、一包米精,七十片尿片,請問政府諸公,您知道這樣要多少錢嗎?正好是三千元,一個月至少就要一萬元了,這還只是低消。
如果家裡沒長輩幫忙看顧小孩,大家又得求爺爺告奶奶地借人頭申請外傭,因為那天殺的巴氏量表需要你家有一個完全的植物人才能「有資格」──那請問那小吃店裡幫忙炒麵的印傭是怎麼申請來的?
該用的用不到,不該用的坐享其成。
申請不了印傭,那麼,用台傭吧。
是啊,外傭只要兩萬多,台灣人是兩倍以上起跳,還會挑工作、挑雇主、嫌環境、要休假……難怪我一些有能力的朋友,都搬到香港或大陸居住,因為那兒的人力好請又便宜,讓婦女們在外面闖蕩而無後顧之憂。
台灣居,大不易,台灣女人,又直接面對這麼多壓力,三月八日就來了,台灣政府,您了解婦女們的辛苦嗎?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