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李李仁被山豬咬全記錄

文╱陶晶瑩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有時候,人生真的很難預料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本週 Hot Issue,便是請姊妹們發表一下,自己曾受過什麼奇異的傷!

我身邊有兩個例子,奇異地不得了,一男一女,男的是我老公,女的是我老友。

老公有位好友住在石門海邊,當時我懷有小龍兩個月,便牽著荳荳一起前往遊玩。我們坐在友人的咖啡小舖裡,望著窗外的陽光灑向大海,不時有海鷗三三兩兩,好不愜意;此時,友人忽然大叫:「我們的鄰居出來溜山豬了!」山豬?在都市裡長大的荳荳沒機會看過,一聽到眼睛都發亮了;再加上友人一再保證那隻山豬很乖巧,常出來散步,於是我們一家人便興沖沖地去一睹山豬的廬山真面目。

那山豬的主人也沒拎著牠,將牠像蹓狗般地也放在草地上拉尿,但不知為何,主人不斷地用藍白拖打牠:「不乖!不聽話!打打!打打!」我們一家人在旁看得有趣,便笑了出來。

話說因為本人比較俗辣,便一直躲在老公身後偷看。而抱著荳荳的老公,笑那隻豬笑得很大聲。

說時遲那時快,忽然,那山豬突然蹬著牠的豬蹄高跟鞋向我老公跑來,因為我躲在他身後,所以看不清牠對我老公做了什麼動作,只知道,我老公邊跳腳邊笑;就因為他一直在笑,所以,我還傻傻地以為沒事,誰知道,那時牠已經在用被磨平的牙頭在頂我老公的腿跟膝蓋,眼看牠一直頂不倒我老公,居然就轉而攻擊我!

那一對不到五公分長的小賊眼,充滿著殺氣瞟向我,那身高應有六十公分的山豬,突然間就像接到更改指令的飛彈,向我整個人以小碎步逼進,我雖為一介弱女子,但也懂得逃命要緊──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了肚裡的小龍啊!

後來,朋友形容當時的畫面是,一個懷孕不滿三個月的孕婦,以目測看起來百米低於十五秒的速度開始狂奔,口中還不斷大叫:「老公、荳荳,對不起!我顧不了你們了!」

那山豬窮追不捨,而我也迅速躲進咖啡小舖的吧台後面,那山豬見我方人多勢眾,這才悻悻然地離開。
隨後,我老公抱著荳荳也躲進來,我才看見他血流滿腿!

他的左膝蓋是嚴重擦傷,小腿肚流血如注,當場直覺反應便是用自來水沖,好看清傷口。原來,那不斷湧出的鮮血是來自一個約兩公分左右的小洞,當場他並不以為意,便用友人從急救箱掏出的雲南白藥噴傷口了事。

到了晚上,當我們返回台北時,老公才說:「好像越來越痛…去一下醫院好了!」
當晚,急診室的醫生替他檢查了傷口,打了破傷風,便要他第二天再找專科醫師處理;只是,那急診室裡一時之間可以聽到聲音高低大小不同的耳語:「山豬?」「哪裡有山豬啊?」「山豬?!」……。

我們家老公又要忍痛又要假裝沒聽到,又尷尬地不知做什麼表情來面對大家,只能說當時──真糗。

那個小傷口,看起來真的不大,但第二天的醫生說,因為山豬的牙齒髒,可能怕有細菌殘留,於是便把那稍稍合起的傷口用力挖開,再用一根棉花棒探入攪拌,取出一堆膿和血,再上藥等它癒合。

整個過程只見我老公演的是一個疵牙裂嘴的硬漢,臉部超扭曲,像極了發火鳥功的隊長鐵雄,但嘴裡就是聽不到一絲哀嚎。

後來,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醫生居然要求我每天為老公做這件事──以棉花棒深入攪拌,取出膿和血,再為他上藥。

我當然下不了手。

於是,老公只好每天自己來,自殘,超可憐的!
原以為那小傷會在幾天內復原,卻沒料到,一個月內,老公發了兩次高燒,腿部還灼熱腫脹,讓這名壯漢虛了好久才好。當你看到一名壯漢發高燒還說著夢話,彷彿一個武林高手中了「鶴頂紅」,真的不得不尊敬起山豬的勇猛。

這樣的痛苦不為外人所知,因為外人們都是不可置信地不斷訕笑;甚至,小S還傳來一通簡訊:「你們也太妙了吧!這真是今年我聽過,最好笑的一件事了!」

嗯,是啊,我們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我老友的奇異之傷,比這還要扯上一百倍,請見下回分曉。

奇妙的受傷經驗:木蘭號踩到海膽事件簿之土法煉鋼篇

奇妙的受傷經驗:木蘭號踩到海膽事件簿之隱藏刺奮鬥篇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