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被惡魔鎖定的左半邊

文/艾莉

妳有沒有仔細想過,人生走到這一步,從小到大妳受過多少傷?一聽到我這樣說身邊的朋友紛紛以為我要談感情受傷的經驗,興奮的搬了凳子來搶第一排位子…呃,不好意思,我要說的是真正的,肉體上的受傷,而且是有留下疤痕的。

經過了去年的一場精彩的「要命的單車前煞前空翻秀」後,我忍不住想封自己為「刀疤女」,而奇妙的是我受的傷,都集中在我的左半邊。

先從腳上算起,我的後腳踝有一個半月造型的淺白色疤痕,往上一點的小腿還有個不規則,很不明顯的白色疤痕,這是兩個連自己都不記得怎麼來的疤。

腳背曾經慘遭不知道是幾度的燙傷,因為在國二的暑假媽媽出了車禍,我這個常愛跟著媽媽在廚房的么女,就莫名其妙的掌廚,某天在端著一大鍋酸菜鴨肉湯時,自己被燙傷了。

左手大拇指的疤,是小學削鉛筆時,手一順就往下劃了一刀。

真的,都在左邊。

前年第一次住院,動了一個幾位醫生都建議要動的刀「十字韌帶重建手術」。受傷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被小黃輕微擦撞後,倒地不起的我,在短短的瞬間摔斷了韌帶,原本是運動健將(現在總沒人相信我說的這句話)的我,從此不能打籃球、網球,任何要以左腳為支點的球類運動,當然也無法跑步等。終於在前年詢問過多位專業醫生意見後,我下定決心動刀,醫生說的很輕鬆,也是讓我願意動刀的原因,但誰知道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動完刀躺在病床上,任人推來推去的我,即使只是經過一個小小的顛簸,都痛到生不如死,更別提要稍微移動身體,做出任何日常生活必須做到的動作了,這個手術在我的左大腿、小腿、膝蓋,留下四個大小不同的疤痕,因為是微創手術醫生很驕傲於疤痕很細小,但在我看來還是很大一條。

最精彩的受傷發生在去年夏天,韌帶接好的我迫不及待要盡情的運動,趕上單車風潮,我買了部彎把公路車,並且加入了一個開心的車隊。還是肉腳的我,對車況、路況都不是那麼的熟悉,某次夜騎返家的途中,在台北市故宮旁的至善路上,我被一輛急迴轉的轎車嚇到,下意識按下了要命的左手前煞車,整個人演出如同太陽馬戲團般靈巧的前空翻後,下巴、胸部重重往地上摔,邊「咚咚咚」的摔著,我邊想著:「天呀~好痛呀~怎麼還不停呀~」

緊急送到醫院,整個被急救的過程非常疼痛,我卻異常冷靜不但沒有掉淚,還一直講笑話安慰,嚇到快哭出來的女車友。

這場意外在我身上又留下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傷疤,下巴縫上20多針之外,其中最搶戲的是人中的疤痕。

人中?

是,人中,不會有人不知道人中在哪裡吧?

人中,就在鼻子跟嘴巴中間的位置。

人中的這個疤,就像是被毒蚊子咬到後,腫起來的一泡,在不確定它未來可以復原到多好狀況的情形下,醫生建議我先貼上除疤矽膠片半年,再決定將來要不要開刀去疤。(我的主治醫生是整型外科主任。)

於是,我就開始了貼著除疤矽膠片在人中上的人生。我雖然不是多麼的國色天香,但平常還算都有好好打扮,所以回頭率也不算太低。但是,自從我人中上貼了除疤矽膠片後,路人跟我的對峙狀況就變得非常搞笑。

首先,遠遠的路人會開始偷偷瞄我不要以為我自我感覺過度良好,請接著看下去當我們距離越來越近,他們的視線在掃瞄過全身後,會到集中到臉部,接著他們的眉頭會皺起來,疑惑的看著人中,等到發現我在看他們的時候,他們會急忙轉開視線,但在下秒卻又會忍不住在回頭偷看我的人中每次我都很想問這些路人,到底是被人中吸引來看我這個人,還是被這個人吸引忍不住一直看人中?

而這個搶戲的人中疤痕,也位在左邊的位置,難不成在我出生時,肥美的左邊肉體就被魔鬼相中了嗎?無法解釋也只能說,這就是人生!

 

Tags : hot issue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