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那焦頭爛額的25歲(上)

文/貝莉

我推拖了好久,一直不想寫這篇文章。我好好一個女孩,在文章中又甚少正面露臉示人,怎麼這第一次,總編輯陶晶瑩聽到之後要求我一定要捐獻出來的第一次,這麼殘缺。

好吧,先跟大家公開我25歲時的夢幻小女人造型。





















說糟也不是太糟,說甜美也有些甜美,仔細看看,我還素顏哩。在昏暗的燈光下、伴著新燙好的頭髮,在忙碌的全台前三名的電腦公司上班,準備要領年中分紅、剛昏天暗地的結束了第二本書的書稿,交出去準備出版,感覺有很多值得期許的新希望。

在每個人拿到股票紅利要計劃著怎麼慶祝的當頭,我們部門居然流行起一個很復古、只有小學生跟幼稚園會流行的疾病「水痘」,而且高達三到四名的同事中獎,頓時風聲鶴唳,我們每天上班都要量耳溫、用酒精消毒(我們領先H1N1的防禦配套五年!),辦公室的孕婦還因此在家休息了三天。

這些「幸運中獎」同事,每個人獲得一週的休假,大夥除了嘲笑他們「過度年輕」、滿臉紅疤之外,內心也有點羨慕,畢竟電腦公司是個爆肝的環境,唯一的好處就是請病假不用扣錢,七天的有薪休假,多麼令人垂涎。

水痘自然輪不到我發,雖然當時爸媽兩人為了我小時候出的到底是玫瑰疹還是水痘爭執不休,但根據每天的耳溫,我健康的不得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開始老是頭痛,而且是頭皮發麻的痛。

我那怪力亂神的一號室友頻頻嚇我頭皮發麻是「好兄弟」來找的證明,當我強力否認並且秀出我媽每年都會幫我求的平安符之後,她又危言聳聽地問我:「欸,妳會不會得腦瘤啊?要不然頭痛怎麼會痛那邊?」

比起鬼,我真的比較怕腦瘤,被她一說,我隔天立刻飛奔到公司對面的和信醫院(剛好是抗癌診所)報名腦內科檢查。

腦科醫生東檢查西檢查,始終找不出個春天,問他需不需要斷層掃描,他說不用。問他需不需要吃藥,他竟然問我心理有沒有壓力?最後很敷衍地開了我幾顆止痛藥,好像我是故意花了四百五,假裝生病、焦慮恐懼,求得醫生證明請假回家。

可是我頭皮真的很麻,麻到太陽穴跟眼睛開始莫名的抽痛。

「醫生查不出來,那就是見鬼了,妳快去拜拜啦!」室友大驚小怪地說,我也開始有點狐疑,但現在已經超過下午三點,根據我那迷信室友的說法,神明都已經下班,這時候去找收驚婆婆一點用都沒有。

當晚我吃了顆止痛藥,頭痛一點都沒有緩解,我的左邊額頭跟太陽穴還開始莫名的癢跟痛,癢到我好想瘋狂大抓,癢到連左上眼皮也隨之起舞。

隔天起來,恐怖的事情發生了,我的眼皮跟額頭,開始大爆走的紅腫…當時我真心地覺得我見鬼了…。趕忙撥電話跟主管請了假,畢竟我實在不想在這樣半毀容狀態下去上班,我真的以為我被什麼冤魂附身…。

就當我無語問蒼天地坐在客廳,因為眼皮太痛連哭都不敢哭時,我那值了三天大夜班的醫生室友(也就是二號室友),突然回來看著我十分冷靜地說:「妳去看皮膚科醫生吧!」

我想追問他為什麼,但他太累懶得理我(也沒有大腦想出個所以然),只叫我趕緊去,因為不管怎樣,當時我的左額頭跟太陽穴還有眼皮除了紅腫之外都開始起疹子了。

到了皮膚科醫師那,我先放了一半的心中大石,畢竟,我不是撞邪,這是有憑有據的疾病叫「帶狀性泡疹」又名「皮蛇」,只是一般人都是長在腰上、手上,而這病菌會沿著三叉神經走,好巧不巧它很帥氣地在我的頭頂發作,讓人有撞邪的錯覺。

我問醫生誘發的原因是什麼,他說,可能因為我太累,再者是因為公司有人得水痘,水痘也會讓抵抗力差的人引發皮蛇。

就當我覺得自己得了二次水痘很好笑時,醫生突然補充說明,幸虧我有趕緊來,因為如果病毒侵蝕到我的眼睛,我可能會失明。

讓我頓時嚇得一身冷汗。

 

你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嗎?
我可是也獲得了七天連假。


但接下來的女鬼照片,你們看了不要尖叫,如果在吃飯的先把便當吃完再往下拉。畢竟這不是日本鬼片的特效,但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時代,為了收視率(點閱率?)我必須要下重鹹,這不是我當天初診的照片,但是我整個過程中,最激烈的時刻。



 

我是真心的焦頭爛額了。

Tags : hot issue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