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那欠揍的少女時代(上)

文/密絲飄
 

大概是因為電影《艋舺》太夯,所以過年時我因為賀年罐頭簡訊又和阿凱聯絡上,他開口第一句話就問:「妳去看過艋舺沒有?」

『看了啊。怎樣?』

「妳覺不覺得蚊子跟威仔好像?雖然威仔沒有那麼猛拉,威仔比較像志龍,妳沒去過他家,厚,超屌的!」他越說越嗨,什麼鬼話都說出口。「前兩天威仔才找我去喝酒,還帶了兩個做傳播的妹,看他那個鬼樣子,哪個女人敢嫁給他……」

『你這樣還不是有人敢嫁。』我涼涼的損他。

「我老婆超討厭威仔的,跟妳以前一樣。」阿凱哈哈大笑。「奇怪了,我的女人怎麼都討厭我兄弟?」

這大概是男人的通病,對於十多年前只拉過小手的初戀情人、到和他結婚為他生子的妻子,他們通通統稱為「我的女人」,並想盡辦法歸納她們的共通點,可能是個性、可能是喜好、甚至可能是髮型或內衣款式,好在腦袋裡架構「後宮系統」,進而在自己的想像世界裡稱王……嗯,重點不是男人令人詬病的沙文主義,離題了,重點是,那個很「艋舺」的威仔。

我討厭威仔絕對是有理由的,因為初戀的愛就像某些母愛一樣盲目,共通點是永遠以為男友(兒子)沒有行為能力,所有惡行都非出自真心而是被壞朋友拖累,只要用愛「感化」,總有一天會幡然悔悟——所以,當阿凱放學硬要跟威仔去「吐兩竿」、當阿凱拋下我硬要跟威仔去幫朋友「喬事情」,我完全忽略阿凱自己有腳,通通當成是威仔拿把尺二架在他老二上逼他幹的,因為我自以為是的愛,我非常認真的想感化阿凱,方法則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講威仔壞話。

可是,那還是不能否認,威仔確實是個有趣的人,並且生活在一個我不理解、所以充滿神秘感的環境。

威仔還真的住萬華,更正,應該說,他父母離婚後,他跟著母親住在萬華,家裡開了一間非常本土口味的麻油雞,大舅和大舅媽則在某個傳統市場賣雞肉。據說,這兩夫妻感情好時,同抽一根菸同喝一瓶酒,只差沒有一顆檳榔兩人混著口水一起咬,吵架時,舅媽拿著剁雞的大刀滿屋追殺丈夫,丈夫無路可逃後,抓起桌上的檳榔刀咻地飛射過去……據說當時年方七歲的威仔嚇哭了,以為滅門血案即將發生,然後,舅舅一把抱起他來,罵他:「哭三小?哭衰喔!」
『嗚阿……你拿刀……射舅母……』
「靠夭阿!」他舅舅一口檳榔汁吐在水泥地上。「恁北攏馬相厚準準,但厚歪歪!驚三小?」(註)

我猜想他舅舅和舅媽的感情應該是不差,因為據說前幾年他舅媽四十歲時還生了個胖兒子,而這些事,則是我在威仔的皮夾裡看見他和一個嬌小長髮妞抱著一個胖娃娃,大驚小怪的問他時,他告訴我的。

「這是我表弟,那是我前女友。」他指著照片告訴我。「我們上個月才分手。」
『為什麼?』
「我們常吵架,她怪我老是為了朋友丟下她,女孩子嘛,就愛這樣。」他看了我一眼,用那種「妳心裡清楚」的眼神。「上個月真的吵的很兇,就分了。」
『吵的很凶是怎樣?』
「她說我對她大小聲啦,操,我就只能大聲啊,不然還能怎樣?」
『誰知道你還能怎樣?』

我瞥了一眼他手上純銀的手指虎,覺得照片裡那個弱不禁風的女人真是性命堪憂,威仔也看到我的眼神,空菸盒立刻就扔了過來。

『我不打女人的好不好?你以為我是阿凱?』
「阿凱怎樣?」

我渾身的毛都豎了起來,然後威仔又丟來一個「妳心裡清楚」的眼神,好吧,依據他們的「兄弟交情」,或許我不該意外,威仔連這件事都知道。

事情發生那一晚,我和阿凱在一個小公園,為了雞毛蒜皮到我現在完全想不起來的事情吵架。他要走,我拖著他,他甩開我,我又拉住他,他說「妳不要逼我」,我說「逼你又怎樣」,他說「妳再逼我我們就分手」,我又說「你敢」,他說「你看我敢不敢」,然後,為了證明我比他敢,我就給了他一巴掌。

「我最討厭人家打我巴掌。」他說,慢吞吞的,一字一句。「妳打我哪裡都可以,就是不要打我臉。」
『那又怎樣?』
「不要打我臉。」他重複第二次。「不然妳就不要怪我還手。」

然後,我又打了他一巴掌。並且,第一次覺得,男人的「說到做到」,在某些時候,原來不見得是種美德……

那一天我是哭著走回家的,阿凱跟在我後面拼命道歉,一整晚我的手機出現四十多通未接來電,還有十幾封道歉簡訊,但我只是窩在棉被裡,演我的悲慘內心戲。惡魔說,他愛妳就不會打妳,天使說,妳愛他還不是打他;惡魔說,無論怎麼講,男人動手就是錯,天使說,無論怎麼講,女人動手難道就對;惡魔說,男人動手有一就有二,天使說,那妳下次還會動手嗎……

結果還沒等到下次,我和阿凱就分手了,為了另一樁我現在也想不起來的蒜皮小事。後來我們偶爾聊天,他老是說:「妳是唯一……讓我動手的女人」,那空白停頓的幾秒還帶著無限意在言外的暗示,我哪禁得起這種挑釁,想也不想就回他「你也是唯一……讓我動手的男人」。

雖然我說謊。

如果我有這麼天資聰穎勤奮好學,受一次教訓就學乖,我想,我的人生會比現在順遂五百萬倍。

註:台語,「瞄得很準,丟得很歪」之意。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