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瘋妞的潛規則(上)

文/貝莉

根據記憶所及,她的戀愛歷程中,只要裝乖的壽命都不久。
也不是她愛裝乖,只是有時候會有某些人享受到「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待遇,當時會撿到一個嫻淑善良、千依百順的好女孩。

例如二十五歲的男友,因為之前交往四年的前男友小四飽受她「野蠻女友」般地凌虐,先起床了不能叫她、中午她起床時要買東西給她吃、她想洗澡要幫忙放水、她失業了要當她的贊助人、看到漂亮衣服要幫她買、男友想出去應酬別想找她去,她心情不好不想講話更不能吵她……

在這種非人待遇下,小四居然可以存活四年,她有時候都想替他掬一把眼淚,更經典的是,分手後男人還要忍受她在街上把他當空氣,外兼喝醉時抽抽喋喋地哭著想回他身邊(而男人真的還讓她回去了!)

也許因為這樣,所以他們終於分手時,他萬分溫情地對她說:「下次談戀愛,要對男朋友好一點。」

女人有把小四的話聽進去。
畢竟,小四甚少對她說教,這句話是他送女人最後的禮物。
所以下次她談戀愛時,對男朋友非常好。

會陪他在家裡帶姊姊的小孩,不會隨便出去玩,像個小女孩一樣膩在他身邊,連上床都表情都跟著害羞放不開…

總之,她大女人的那面,在上段戀人的奉獻下,突然被收妖了。只是她可能太乖了,所以戀人跑走,愛上他人也理所當然。她也發誓以後不要如此划不來,當乖乖牌反而被甩。

當然又這樣過了幾年,中間她不羈的態度嚇跑了不少男人,但也出現了一個大男人,居然很不怕死的跟她戀愛。那種上刀山下油鍋的精神,周遭的朋友都好想頒獎給他。

為什麼呢?
首先,他本來就知道女人脾氣很差。
再來,他也知道女人不是什麼溫良恭儉讓的好女孩,髒話不離手、煙酒不離口。講話刻薄有餘、批評有理。

但他還是跟她戀愛了。

這熱戀期自然沒啥問題,一定都相處融洽,所有的不合都是鬥嘴小樂趣 ,可是當開始回到正規戀愛生活時,簡直吵翻天。

愛的時候很相愛,吵的時候根本恨到想把對方掐死。

詩人夏夏有首詩這樣說著:「我頭痛的時候沒辦法愛你/就像你愛我的時候總是頭痛」

那是他們倆關係的最佳註解。
有時候她都懷疑,總有一天他們會殺了彼此。

好強的兩個人,吵起架來翻天地覆。
女人可以賭氣三天不吃飯,兩個人可以拿著電話不講話一小時就是哭。
吵架可以甩門就走,煮完飯不爽立刻就把菜倒進垃圾桶,整晚都不說話,佔據客廳房間一角傳簡訊百來封都不奇怪。

一定總要有個人讓步。
畢竟不是跟朋友兄長吵架,轉身就可以離開,冷靜了就可以好好說話。
住在一起的兩個人,能逃去哪?

那種愛逼近某種精神上愛與虐待的邊緣,讓她一直想起電影《巴黎野玫瑰》,瘋狂吵架、盡情做愛,時常會覺得某天會把彼此毀滅。

她愛他,但恨他想改變她,把他變成另一種女人。乖巧地、安靜的,不會還嘴的。他也愛她,他愛她風趣、反應靈敏、床上合拍,但他恨她永遠不服輸。

這樣的愛,一生經歷過一次很足夠,但這樣的愛,卻無法永遠。
人生,不可能永遠甩門、永遠在路上分道揚鑣、永遠前秒恩愛後秒就分手。

大男人跟大女人,相抗衡的結果,只不過就雙雙掛彩。
只是,要讓步實在太難。
誰會願意改變自己。

結果改變的是,本來冷靜的大男人也開始瘋狂,不喜歡大吼大叫的他開始也會在家中大吼。一次為了女人工作老加班,男人要她過點正常健康的生活,女人反譏,她沒有他這麼有空可以養身,男人氣得把剛買的酒瓶摔到地上,甩門離開。

一次女人下班晚了,要趕去跟男人吃飯,男人早就離開餐廳,女人氣到把手機丟到垃圾桶。

但像說好似地,總有些事情他們不會觸碰。
女人父親早逝,男人不會在吵架時提到這件事。
男人重視一票念書時就混在一起的哥們,女人怎樣都不會去攻擊他們的不是。

那是瘋狂的均衡,雖然彼此又愛又恨,但始終有心裡那把尺。
只是他們越來越多話,在吵架時不能說,又是彼此的痛。
例如,女人知道男人乖巧的前女友回來找他,男人有心軟。
例如,男人知道女人其實很難過,之前因為工作忙碌,不小心流掉了他們的孩子。

女人沒說,他覺得前女友給彼此喘息跟分心的空間,因為男人開始因為愧咎,不會去限制女人。
男人沒說,其實他對於小孩流掉鬆一口氣,因為他根本還沒準備好當個父親。

當冷靜跟理智在愛的比例中越來越高時,他們的愛也漸漸變淡。
瘋狂的性愛沒有感覺了,吵架的話語也刺傷不了彼此了。

生活平淡如水,愛,突然,變得沒有那麼沒必要。
雙方開始思考既然這麼不適合,那求什麼?

於是,男人跟女人分手了,非常和平地,跌破朋友眼鏡地。
老是吵到朋友們擔心某天會上社會版的兩人,在最和平溫馨的狀態下分開。
 

Tags : hot issue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