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那欠揍的少女時代(下)

文/密絲飄
 

第二次的經驗,來自我大學時代的男友尼奧先生。

尼奧當時在飲料店打工,而我想,雙手緊握著圓柱狀的搖杯,使盡全身力氣追求珍珠與奶茶的水乳交融,必定是騎馬機殺很大的靈感源頭。總之,他和那位騎,厄,齊姓女同事私交甚篤,經常上演溫馨接送情、電話聊心情、患難見真情、河(淡水河)山(陽明山)萬里情……以致於公司在安排的烤肉會時,同事們一致同意由他擔任齊小姐的馬夫,順便地,抹殺了我這個正牌女友的出席權。

我不特別喜歡烤肉,可是不想去和不能去,完完全全是不同的兩回事,身為女友,防微杜漸的工作是絕對要徹底實行的,所以,想當然耳,我不讓他去。

「如果妳不喜歡我載別人,下次我會跟他們說。」尼奧安撫我。「但這次已經講好了,不能不去。」
『就跟他們說你感冒拉肚子上吐下瀉,不就好了。』
「已經說好了,我不去會造成人家的困擾。」
『哪有什麼問擾?說來說去你就是怕那個女的沒人載!』
「妳一定要這麼不講道理嗎?」

再吵下去他大概也不用去了,所以尼奧拿了鑰匙錢包就要走,我搶回他的鑰匙,他又再搶回去,拉拉扯扯之間,我用力的推了他一把,還感受到指甲抓過他手臂時摩擦生熱。

他瞪我,右手突然舉了起來,而我,下意識舉起手擋住臉。

沒有,預期的打擊沒有落下來。

「有蚊子。」尼奧慢慢放下右手,我也放下手,他攤開手掌讓我看,裡面沒有蚊子,不過,有一隻果蠅。「妳以為我要打妳?」
『我……』
「妳以為我要打妳。」他的眼睛慢慢開始變紅。「妳怎麼會以為我會動手?」

他哭了。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見他的眼淚。從來都只有被男人逼哭的份的我,想都沒想過,有一天,我也能逼哭一個男人。

尼奧後來沒有赴約,他沒辦法對同事解釋他的兔子眼,可是,他卻拼命要我解釋,為什麼我把他看的那麼扁、為什麼我以為他會動手打女人。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